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玉欣母子联谊记实】3作者何風

【玉欣母子联谊记实】3作者何風

前文:
字数:3480



             (三)


  接下來,又經過大約十分鐘的車程,終於抵達了高雄火車站。將車子停放於停車場後,看了看車上的時鐘,也差不多到了約定好的時間,於是我就和媽媽來到了火車站門口外面。

  在人來人往的火車站前,突然出現一名穿著這麼亮眼又火辣的女人時,自然吸引了那些路人的目光;尤其是媽媽身上這件睡衣的半透明材質,在強烈陽光照射下,彷彿變得透明起來,於是她看起來就像穿了一件「國王的新衣」般,引得路人不由得對她多看了幾眼。

  面對路人驚疑不定的目光,媽媽則是從容自在地拎著小提包,不發一語地站在我身旁。

  其實,在沒有和媽媽發生禁忌關係,也沒有成為我的性奴以前,媽媽還真的是一個保守又傳統的良家婦女。

  記得有一天晚上補習完回到家,一進客廳,就聽到媽媽跟爸爸說,隔壁的鄰居娶了一個外籍新娘回來,然後那個女人每天都穿得很風騷去市場買菜,大家都覺得她不是一個正經女人,所以這附近的鄰居都不喜歡跟她串門子,自然而然就聯合起來排擠她。

  爸爸聽了之後,也說:「妳最好跟那女人保持距離,以免鄰居私底下也說妳的閒話排擠妳。」

  爸爸會這麼說,其實也和他的家庭教育有關。

  爸爸同樣來自傳統保守的家庭,他有一個哥哥,一個弟弟。而他的哥哥,也就是我的大舅,比他還古板嚴肅。

  因此,別看爸爸平時好像熱情好客,又會陪我打電玩就以為他很好相處,其實他在看待自己的女人方面,真的是非常古板保守,而且還有那麼一丁點的大男人主義,所以他非常討厭媽媽外出時,穿那些小可愛,背心,短裙……等比較清涼的衣服;而在家裡雖然可以隨意一點,但還是不能超過他所能忍受的尺度。
  在他的保守觀念裡,只有不正經的女人,才敢穿這麼清涼出門。因此,在我從小到大的印象裡,媽媽的衣服大都是有袖子的保守長裙,而且顏色素雅,款式也大都走保守路線,她的衣櫥裡幾乎看不到那些,爸爸所說的「不正經女人」才會穿的衣服。

  只不過,爸爸以往心目中的保守老婆,經過我這幾年的精心調教下,早已顛覆了他的既定形象,成為那個比鄰居排擠的外籍新娘,更加不正經的淫婦。
  相較於大舅及我爸的保守古板觀念,小舅可能因為是家中的老么,從小就比較受寵的關係,他的性格比起他們來說,算是比較活潑開明一點,所以我也比較喜歡他來我家玩,同時也是我一直想讓媽媽勾引到床上的親友首選。

  只可惜,要不是某人當年從中做梗,我想,我這個願望早就實現了。

  話說回來,前幾年剛開始對媽媽進行露出調教時,由於什麼都不懂,所以我只是利用和她外出的機會,要求她在僻靜的小巷子內掀衣露裙,露出裡面的胸罩和內褲給我看,或是讓我用手機拍照的入門境界而已。

  唔,我永遠記得,第一次要求媽媽做出這個行為時,其實我比她還緊張,但一想到她當街露出的刺激畫面,我還是硬著頭皮下達這個指令。

  只不過俗話說的好:「想像是美好的,現實是殘酷的。」

  好幾次,眼看媽媽的手已經拽緊了上衣的底襬,準備往上掀起露出胸罩,要不是突然有人經過,就是緊張到雙手發抖,呼吸急促,遲遲不敢掀起衣襬,讓我既失望又惱怒。

  由於剛開始調教沒多久,所以心裡其實對媽媽還有些忌憚,因此即使對她不配合的行徑非常不滿,我也只能對自己生悶氣。

  第一次的戶外露出調教,就這樣以失敗告終。

  悻悻然回到家之後,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檢討失敗原因,然後上網試著尋求解決之道,可是找了好久,就是找不到我要的答案。

  後來,我只好在網路上,下載了幾部戶外露出的影片及圖片,然後找機會叫媽媽有空看看並自行領悟。除此之外,我還要求她不管穿什麼衣服和我出門,都不可以穿胸罩。

  媽媽剛開始還是無法丟掉羞恥心,所以和我出門,頂多穿得清涼一點,就是不敢裡面真空,但後來不知什麼原因開竅了,她終於鼓起勇氣,第一次和我出門不穿胸罩,然後在路上就跟我說,沒穿胸罩出門,有一種奇怪的露出快感;慢慢適應了之後,她就喜歡上這種感覺;甚至有一次我們一家三口,到當時剛開幕不久的『義大世界』玩回來後,她居然找機會偷偷告訴我,她出門時連內褲都沒穿,就這樣真空出門,然後她覺得有一種羞恥的快感,讓她興奮得淫水直流。

  為了獎勵媽媽終於突破了這道重大心理關卡,我就叫媽媽趁著晚上爸爸睡著後到我的房間,和我偷偷打了一炮。

  這種類似愉情的刺激快感,媽媽居然爽到差一點忘情呻吟起來;還好,我在她開口前及時摀住了她的嘴巴,要不然不小心吵醒了爸爸,我想我們一定會死得很慘。

  突破了這道心理關卡後,媽媽彷彿真正丟掉了羞恥心似地,不管我下達多變態的露出指令,她都毫不猶豫地執行它,並且覺得很新奇,很刺激,讓她逐漸樂在其中。

  甚至,我有一次明明沒下任何指令,可是她就主動不穿內衣褲,以裡面真空的形式跟鄰居出門到大賣場買東西,而且還藉口說要上廁所,然後就在大賣場的公廁裡自慰起來,而且不到三分鐘就達到了高潮。

  我問她,為什麼突然想到這麼做?

  她的答案是:「當時就忽然心血來潮,覺得這樣應該很刺激。然後我在廁所裡自慰時,想到陳阿姨如果在外面等太久,然後進來發現我居然在自慰,我就覺得自己好不要臉,好下賤,可是我又好興奮,沒想到一下子就高潮了。」

  有了這次經驗後,媽媽愈來愈敢穿著清涼薄透的衣服出門,再不害怕別人對她投以異樣的目光了。
  
  想到這裡,看到媽媽任由路人指指點點,依舊鎮定自若的表現,總讓我不由自主湧起了『性奴調教成功』的非凡成就感。

  我和媽媽站在門外的廣場好一會兒,忽然發現一個戴了副金邊眼鏡,穿著筆挺西裝,拎著電腦包,年紀差不多三十出頭的男人走出火車站大門,觀望我們片刻後,才慢慢走過來。

  「嗯……是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嗎?」

  聽到了通關密語,我立即反問他:「是遠道而來的老朋友嗎?」

  「嗯。」對方點點頭。

  看著對方偷偷打量我和媽媽的驚疑目光,我則是鎮定地說:「我叫阿誠,她是我的女伴。」

  「哦,不好意思,我叫阿偉。」對方說著說著,同時把手伸向了他的上衣口袋,但還沒伸進去又連忙收了回去,「呵呵,剛才出門太匆忙,忘了帶名片。」
  我不以為意地點點頭,然後就跟他隨意聊了起來。

  稍微聊了一會兒,陸續又來一個穿著白底藍條紋的名牌POLO衫,以及一個灰色圓領T恤,年紀也差不多在三十上下的兩個男人,和他們分別對上了我設下的通關密語後,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,就轉頭跟媽媽說:「玉欣,時間差不多,我們可以出發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媽媽點頭示意後就先走向停車場,而我們四個男人,則是緊跟她身後,欣賞那若隱若現的火辣春光。

  銀色ALTIS開出了停車場後,媽媽便專心開車,而我則是轉過頭,與坐在後座的三個男人聊了起來。

  穿著西裝的阿偉,自稱是竹科的業務工程師,今年三十三歲;穿POLO衫及牛仔褲,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自稱傑克,三十歲,是個保險業務員;至於穿灰色T恤及牛仔褲的男人,居然自稱是熊大,而他的體格也如同他的名字一樣,就像一隻令人望之生畏的大灰熊,而且沒想到,他還是一個健身房的教練。

  只不過,熊大說他今年二十六歲,但從他那過於老成的外表來看,如果他不說的話,我以為他至少超過三十五歲了。

  這三人都來自北部,而這也是我篩選的條件之一。

  至於原因嘛,當然是怕不小心遇到爸爸的同事或朋友。

  聯誼初期沒什麼經驗,所以受到一些成人聯誼論壇的影響,直接選擇了住在同地區的網友。沒想到,有一次利用爸爸出差的平常日晚上找人出來聯誼時,我們剛把車停下,遠遠就看到了我們所約的聯誼對象,竟然是爸爸公司裡的職員。而媽媽一看到認識的人,嚇得馬上發動車子,頭也不回地載著我急忙離開現場,就這樣直接放他鴿子。

  有了這次深刻教訓,我之後上網找人聯誼,都以居住在台中以北的人為主。
  我們在車上聊的話題,大都圍繞在聯誼經驗上,而媽媽則是邊開車,邊聽我們的談話。

  聊著聊著,我發現坐在中間的傑克,他的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,瞟向了置於車內中間的後視鏡,似乎偷看正在專心開車的媽媽。

  對於他這麼好奇急色的神態,我暗自覺得好笑,不過想想,為了讓他看得更清楚,所以當車子停在中華二路與九如三路的交叉口時,我便轉身對媽媽說:「林玉欣,解開脖子上的繩子吧。」

  媽媽一聽到我以主人的身分下達指令,她瞄了我一眼後,神色淡然地說了聲:「是」,然後就毫不猶豫地當著我們的面,解開了綁在脖子上的綁繩。

  當繩子滑落到她的腰際,她那沒有穿胸罩的32C酥乳,就直接映入了我們的視線裡。

  「哇!阿誠,你的女伴這麼聽話?喔,身材有夠棒的!」

  「噢噢噢,她穿得這麼辣,等一下我們可以玩市區露出,一定很刺激!」
  「對呀。嗯,阿誠,我們可以要求先玩一下露出嗎?」

  我瞄了媽媽一眼,見她看起來雖然神色自若,但從她急促的呼吸,目光不時掃向車外的緊張模樣,再加上不久前,已經先在便利商店裡玩過一次暴露遊戲,所以媽媽其實已到了發情臨界點,如果再不找地方解決,她一定會受不了,於是我就以:「等一下聯誼完,如果還有時間再說吧。」的理由搪塞他們。

  他們雖然直接流露出失落的神色,但從媽媽露出了那對雪白的酥乳開始,就任由我們品頭論足,直到她將車子開到了位於美術東四路上,一家名為「日光花園汽車旅館」的入口前,我才叫她把繩子綁回去,遮住了她那令人鼻血狂噴的春光。
上一篇:【柔情主义——妈妈】淫荡妈妈之子代父职作者不详下一篇:梅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