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【殒落城市第一部】对不起!这绝对是意外1-5完作者晓秋2013513更新

【殒落城市第一部】对不起!这绝对是意外1-5完作者晓秋2013513更新

字数:7100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这就是殒落城市的第一篇作品,具有深刻纪念的意义。当然,旧酒新装,内容有所修改,敬请收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是否曾谛听过夜晚都市所发出的声音吗?散佈在城市的每个角落,窸窣地低鸣,谱出一首首属於它们的歌曲。口耳相传在人们的脑海里,渲染出异样的神秘气息……连绵不绝的交响曲,时不时地奏起。好比一颗颗的流星,殒落消灭在城市里。
  
  
  身后男人,不顾情面把我推进门内,粗暴鲁莽。被酒精麻痺的躯体,在男人力道的牵引,脚步踉跄地跌落进房间里。
  
  薰衣草色的粉刷墙面,淡紫的空间勾勒出舒适的氛围;核桃木的地板,咖啡色的平面是温暖的气息……不过,里头的场景,却是让人不敢恭维的震惊,或者该说是──
  
  恐惧!
  
  两男二女,皆是我熟悉的身影。过去美好的形象,此刻消失无影。更不用说推我入门的男人,不曾预料到他会有如此异於常人的面貌。
  
  「对不起!这绝对是个意外。」
  
  思考同时,男人温柔的沙哑嗓音在耳边响起。清晰的咬字,平和的语调,独特的低沉声线,前一秒让我酝酿出的动情心绪被抹灭殆尽,反而是莫名的畏怕缓慢升起。尤其,他下一秒的发言,硬生生地将我给打入地狱:
  
  「……今晚,保证让你永生难忘!」
  
  面前的两女,分别是玲姐与小惠。她们犹如狗儿模样,羞辱地匍匐在地上,用手和膝盖撑着身体,同方向的贴在一起并排趴。
  
  玲姐在左方,穿着仍是稍早在同学会上的妆扮,一袭典雅的米白色连身长裙,衬托出高雅的气质。就算结婚多年,身为人妻的她,依旧美艳动人。如今,如天堂掉落到地狱,矜持全然抛弃,满脸顺服。
  
  反观小惠,她的模样比较悽惨,身上衣物被撕扯的凌乱不堪,姣好肌肤暴露在外,苦闷的脸蛋,沾黏着不知名的白色液体,自豪的长发没有平时的亮丽,披头散发的随意洒落,双眼积存着泪水,神情颓倒,无声啜泣,一改长年从事教育的严肃形象。
  
  不过,她的衣物底下隐约露出的是黑色皮衣。与其说是皮衣,倒不如解释为马甲,把小惠的腰部与乳房的下半部却被牢密地束紧,包裹得密不透风。乳肉不自然地由上方挤压出来。让她的乳头曝露在空气中,看起来非常诱人。
  
  她们被细白的绳索恶毒地给捆绑住。玲姐的右手右脚,和小惠的左手左脚牢牢地束缚,一圈又一圈,彷彿被许多的毒蛇给攀附约束。还有两只红色的项圈,象徵意味浓厚地,紧紧地镶扣在她们的脖颈上,令她们呼吸困难。光看这样的画面,我就能感受到两人吸气吐气时,空气的不流畅,以及肺部的用力与难过。  
  除此之外,玲姐与小惠的嘴哩,各自塞入像似圆环般的物体,伴随两条黑色皮带,来到脑后扣紧。她们的口腔,被无情撬开,圆环抵住她们的上下牙龈,强迫她们宛如小狗似的,吐出晶莹的舌头喘息。比较不同的是,小惠还多了一条金属的挂勾,勾起她的鼻孔,朝天昂望,模样更为悽凉不堪。
  
  她们俩的面前,坐着一位留着磨菇头发型,戴着黑色粗框眼镜的男人──阿猛,一个身材短小,体型瘦弱,从学生时代就被冠上「宅」称号的男性。虽然样子不讨喜,却很热心的男人。特别是他的手工很巧,工艺课时常是同学们的好帮手。
  
  不敢置信,我记忆中和蔼又亲切的好人,会用这番面目的再次出现。要知道方才的同学会里,我还特意询问过其他人,他为什么没有来参加?
  
  阿猛手拿着摄影机,拍摄着他底下的玲姐与小惠,并发号命令地说:
  
  「……继续啊!谁叫你们停下来?」
  
  顿时,我的鼻腔间,似乎窜进令人作呕的腥臭味,彷彿源自於眼前的阿猛。他赤裸着下半身,横刀跨马地坐在木制板凳上,挺起他跨下丑陋的阳具。看不出来,他的肉棒与身材完全不成比例,模样十分惊人,而玲姐与小惠,正用她们的舌头,舔舐着面前的棒状物。尽管她们的表情看似不愿意,可是小舌的动作却不敢停止。
  
  与此同时,意想不到的刺激,在玲姐与小惠的后方上演。脸上佈满青春痘疤痕,一头简洁有力的短发,脸色有些灰白的男人,拿着准备好的道具,走到两人的身后。他是小帅,过去我们班中被公认的「搞笑天王」,一位幽默风趣又健谈的男性。
  
  这位开心果,这时正在进行他邪恶的计画。两台像是医院里吊点滴的器具,装满着粉红的液体,犹如草莓牛奶的粉红颜色,装满在点滴袋里。小帅拿起一罐凡士林,各自用左右手的中指,勾起一大糊的凡士林,对准他眼前抬起臀部的二人。
  
  左手的目标是玲姐,轻而易举地翻开她的长裙,露出里面光溜无暇的嫩翘臀肉。不是没有遮盖,而是仅有一条黑色蕾丝的丁字裤,丝毫没有阻挡的效果。小帅慢条斯里地把中指按在内裤上,随着他的深入揭露出玲姐中心的私处。
  
  修剪整齐的阴毛左右分开,粉嫩赤红的肉缝慢慢地显露而出,丁字裤愈陷愈深。看起来应该是十分痛苦的举动,却令玲姐的下体湿成一片,反映着欢愉的水光,直到小帅的中指钻进她的菊穴。
  
  「噢……」玲姐不自觉地颤抖低鸣。
  
  我望着玲姐随着小帅的手指,脸上浮出羞愧的神清,耻辱地抬不起头。插入的途中,仍不忘服侍阿猛的阴茎,感觉她似乎对这样的经验习惯且不陌生。  
  相反的,小惠的反应就比较剧烈。她的下半身衣物很轻松地被小帅给拨开,里头是被剃光的阴户,洁净无瑕,犹如初生的婴孩。而她的小穴,却是明显被糟蹋的痕迹,肿胀不堪,以及佈满白色的黏稠液体,还有一根白色的电动假阳具,正无情地糟蹋着她鲜红的蜜穴。
  
  接着,小帅的中指猛然地插入,两穴的异样刺激让她像是快要昏倒的悲泣,显露出她的挣扎与痛苦。这下,她舔舐的动作理所当然地停下来,换来阿猛的报复。腰部一挺,把整根肉棒塞入她毫无阻挡的口腔里。
  
  「呜呜!」小惠发出令人怜惜的声音。
  
  尽管小帅的动作我很陌生,但脑中却跳出最适切的解释,她们正要被他给「浣肠」了……
  
  不用多说,前置作业完成后,就是主菜上桌。两根透明的细管,很自然地插进两人的肛门里,点滴器具卖力地运作着,粉红色的液体,经由透明细管,一点一滴地进入到她们的体内。
  
  很快地,玲姐与小惠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扭动着,似乎想从这种状况下摆脱出来。但似乎又有种透明的约束禁锢,让她们不能奋力抗拒。她们的扭动在我眼里是那么的软弱无助,且淒凉的求饶也完全没有任何效果。
  
  我一边同情她们,却一边品嚐到某种深层的恐惧,令我动弹不得,害怕相同的状况发生在我身上,就眼睁睁地看着我的两位好友被男人们给虐待。不到两分钟的时光,玲姐率先瘫倒在地,肚子微微肿大,娇躯不停地蠕动。
  
  而小惠几乎翻白眼,肉棒依然在她嘴里摆动,伴随着口水飞溅而出,两眼哭惨红肿,泪水湿遍满脸,脸色铁青,肚子同样是缓慢地撑大。再来,就听到我身后的男人对我说:
  
  「宁儿,该你了!」
  
  叫唤我名字的声音,霎时间令我回过神来,生出逃跑的本能。没料到,我刚一有反应,身后的男人比我还要迅速,擒拿住我的手臂,把我按倒在地上。手臂神经瞬间传来剧烈疼痛,把我刚诞生来的抵禦气力,扼杀在无形之中,连一点反击也做不到,任凭他接下来的支配。
  
  「承扬…放开我……」我抱持着最后的一丝希望,求饶地对他说。
  
  回答给我的是一声嘲弄的轻笑:
  
  「呵,来不及啰。」
  
  就像一个信号,首先是阿猛开始动作。他把摄影机给转向我,拍摄起来。随即,小帅完成最后的修饰──帮两人屁股塞入椭圆形的塞子,好让她们不会因为忍耐不住而喷射。
  
  当然,这个塞子也充满着淫邪的味道。尾端还有个把柄,上头有开关配置,不需说明就能明白这东西还有其他的功用。
  
  再来,承扬蹲下来,慢条斯理地从我后方拨弄我的头发,抚摸我的脸蛋,温柔地碰触我的脖颈,隔着我的浅蓝色小礼服,滑遍我的身体。然后,卷起我的裙摆,抚摸我最自豪的坚挺臀部。
  
  恐惧已经汇流成河,把我整个人给吞噬而入。
  
  「不要!」我瞪大双眼喊叫着,悲伤地央求他说:「求求你不要!」
  
  恳求的话语没有任何遏阻的效果,吐出的文字就好像撞上一面透明无形的墙壁,无法获得共鸣。小帅离我愈来愈近,同样绕到我的身后。突然,我的眼角余光中,左右窜出一只手,粗暴地掐住我的下颚,用不知名的金属物体塞进我的口腔,嘴里的金属传来铁锈的滋味、冰凉的触感,接着犹如起重机般,无情地撑开我的嘴,向外扳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(二)
  
  「呜呀!」
  
  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冲击我的神经,酸麻中带有撕裂的苦楚,金属有四根,宛如坚固的钢铁勾子,各自绷紧延伸,从四个点强迫我把双唇大开,牢牢地扣在我的两腮间。
  
  连给我咬的能力也剥夺,唾液不由自主地流出。被架在口中的金属支架,轻而易举地夺走我表达反对的权利,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即将面临的劫难。
  
  「不…咖呜…要…呜啊……走…啊呀…开……」

  阿猛很有默契地,拿着他手中的摄影机,跟着用缓慢的步伐接近我。他就像是选中的主角,浑身兴奋地不停颤抖,下摆凶恶的淫邪部位,青筋外露,上头都是津液舔舐后的银亮痕迹。他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,把摄影机的镜头对准我,另外一手凭空冒出一只圆环,挟带着两条黑色皮带。
  
  接着,圆环不偏不倚地塞进我的口腔,粗鲁的行径,让我的嘴既是火热的摩擦疼痛又是难以言喻的酸麻感受,十分不舒服。同时,小帅把金属支架离开我的嘴,快速地把黑色皮带扣紧在我的脑后,让我变得跟玲姐与小惠一样。
  
  阿猛盘坐起来,阳具顶天向上,似乎是也想让我品嚐一番。我当然适用扭头来表达抗拒,殊不知他们早已料到我的行动模式。
  
  咖搭!
  
  又是一声金属发出的响音,瞬间递夺我双手的自由。感受到我的两手腕,被金属的物品给紧扣在身后,动弹不得。马上,跪倒的我被人拉起,拖到阿猛面前,然后用手按住我的后脑,使劲地往下压。
  
  男人的力量让我莫可奈何,无力地顺从着他把头低下。不巧,我居然发现我与阿猛快要重叠。
  
  「呜呜…走…开……喔啊…不!」我口齿不清胡乱叫喊。
  
  他的淫秽的突起物,顺着我螓首的下降,不偏不倚地穿过圆环,龟头慢慢地掠过我粉嫩的嘴唇,轻而易举突破皓白的洁牙,慢慢地撬开我舌头最后的反抗,然后强硬地没入其中。
  
  啵!
  
  阿猛的肉棒终於进入我的口腔里。
  
  同时,带有腥臊臭味的湿黏阴毛也贴在我的脸上,心想如此丑陋的东西即将侵犯我的小嘴,我不由得产生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本能排斥感──
  
  讨厌啊……我不要帮男人口交…走开!
  
  一种酸馊作呕的味道,好难闻,好噁心……莫名的屈辱感油然而生,但是,我却无法摆脱这样的痛苦。嘴里的唾液渐渐地增多,嚥湿阿猛的阴茎,让他舒服的发出男性低沉的喘息,把阳具插入更深。
  
  我的苦难才似乎刚开始……
  
  嘶啦!
  
  一阵清凉寒冷的感觉从下体传来,我知道内裤被人扯下到两腿间,接着便听见承扬羞辱我说:「…阿猛的肉棒好吃吗?别急,接下来换我啰。」
  
  「唔!」我惊讶地哀鸣了一声。
  
  像狗儿般趴着被迫帮阿猛口交的我,抬起的臀部不自觉地形成很诱人的姿态,加上内裤被褪下,理所当然我的小穴就毫无遮掩地展示在他的眼前。承扬温热的手指,顿时拨开我两片肉瓣,让阴埠最原始的模样给暴露。
  
  虽看不到,但身体却很明白地告诉我他此刻的一举一动。
  
  彷彿恶魔的手指入侵我的神圣祕密私处,把疼痛和难受赐与我的胴体。那种被人强行遭他的悲惨情绪,随着他的指头一点一点地把我给撕裂,一根、两根、三根,让我充分地「享受」阴唇被撬开的感觉,两眼不由自主的上吊翻白。  
  天啊!不要……不要看!
  
  痛楚警告着我的神经,扭摆的身体表示抗议,嫩软的洞口被打开,嫩肉一层层的崭露,随着他跳动的指腹斩开荆棘,劈开一条道路。
  
  要被插入了吗……
  
  「呜!」我难过地哭出来。
  
  清晰地感觉到,有东西硬生生钻住到体内的感觉。意外的是,不是我预期当中的阴茎,而是手指……
  
  「呼……」霎时间,有种松口气的感觉。
  
  殊不知,自己突然的放松,反而像是被腐蚀似的,所有的神经都汇集到自己的下体当中。清晰地感受到手指进入身体,一指结、一指结的探入,指甲的尖锐沿着肉壁刮过,随即轻而易举地就寻找到我腔道内某个特殊的敏感地点。
  
  粗糙的指甲刺入那处的软嫩娇肉,让我不由得发抖。蜜穴传来一阵无法表达的酸麻,感觉到手指禁止不动,是种难以形容的折磨。
  
  「嘶……」喉头吸入一口凉气,整个肺感觉被凝固。我的下颚格格地发抖,被塞满的小嘴无法消解任何一丝的难受。氾滥的津液顺着嘴角流出,被人掌控的感觉让我很屈辱。
  
  立即,阿猛摆动起他的腰部来。同时,摄影机牢牢地对准我的脸蛋拍摄。  
  停…停下来啊!不要动…不要……
  
  如同机器的开关被启动,突如其来的爆发袭击我的所有神经。一种极度厌恶作呕的情绪,从身体内被点燃,将我整个人垄罩在其中。冷酷的活塞运动有节奏地抽插,口腔中传来的摩擦感有种不舒服的灼热,炙烤我嘴里的嫩肉,本能地分泌出更多的黏液,来中和他赋予我的痛苦。
  
  如果口交给我的感觉是火热的痛苦的话,那阴道里的快感绝对是冰冷的折磨!两者的相同点,就是我是被人给强逼,非自身愿意。
  
  承扬的手指伴随着阿猛的抽插开始动作,由静而动,由慢而快,像矿工用的十字镐,开凿起来。
  
  我头一次知道,除了阴蒂以外,小穴里面还有个会让人疯狂的部位。
  
  「宁儿,这就是你的G点喔…」承扬洞悉我脑中的想法,对我解释说:「…几分钟后,我保证你会疯掉的。」
  
  他信誓旦旦的承诺,反而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畏惧。
  
  「呜呜!」忽然,他的手指加快起来,一瞬间焚烧的快感从他所说的G点,灌入我的脑袋,身体不住地痉挛。绷紧的窒息快感油然而生,宛如迈向高潮的前奏。
  
  我赫然发现,自己娇躯忠实地做出反应,喷洒出润滑的液体表示欢迎。  
  我的头被强迫地往下压,低首观看着阿猛的肉棒侵犯我的小嘴。无奈撅起的屁股,暴露的小穴正被人给玩弄,更过分的是,小帅也加入战局,不知何时,发现自己的肛门正他给玩弄,沿着外围打转,时不时地戳进菊穴里。
  
  这实在是太残忍了……
  
  我哀泣着。眼泪和唾液无助流泄,只能无力地感受着自己被三人给侵犯。  
  像是灵魂出窍一样,明明是如此悲惨的状态,身体却是从其中获得愉悦,迎合他们的动作。转眼间,承扬改用两根手指头进入我的身体里面,集合到我的G点上头,奋力地抠挖,夹杂着体内的爱液奔流。在极为苦痛的感觉之下,生出不该存在的残虐快感。
  
  悽惨又爽快!
  
  「宁儿,看来你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喔……」承扬的声音又再度出现,充满亢奋且得意,戏谑地说:「好好享受你的昇天地狱吧!」
  
  下一秒,强烈的震动贯穿我的身体和心灵,整个身体随着男人们舞动起来。  
  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
  
  承扬的手指好像钻头般,一下一下在我的G点上钻动,彷彿迫开嫩肉这层隔膜,让里面累积许久的水液喷洒而出。阿猛与小帅也忠实的执行他们的任务,一个把我的小嘴当做阴道抽插,另外一个用我的爱液当作润滑,羞耻地玩弄我的肛门口,接着承扬的手随着我的呻吟把爱液一阵一阵地抠挖出来,搞得我不知是痛还是快感,胡乱叫起来。
  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」
  
  三个洞口的刺激,从头到尾没有改变的动作,既没有温柔甜蜜的前戏,也没体贴舒适的交合,仅是没有疲惫的行动,保持着同样的速度,就足以让我面临崩溃的边缘。
  
  ……什么?要高潮了!不要……我不要高潮啊!
  
  「呜呀!」
  
  脑海一片空白,整个人完全虚脱,夹杂酒精带来的晕眩与麻痹,控制不住的蜜穴猛烈地喷射透明的湿黏液体。不仅是爱液,还有鹹骚的尿液亦倾巢而出,简直像是毫无止尽的失禁地狱。
  
  「呼…呼呼……」
  
  我大口的喘息,这段高潮来的快也去的快,一波波袭击的快感逐渐降低。可是,他们却连平息的时间也不给我,就再次添材增油。同时间,男人更加卖力,速度比刚才更快,几下子就把我的欲望再次激发出来。
  
  「啊!啊啊!」我已经顾不得思考。口中发着舒爽的叫声,爱液也像没关的水龙头到处喷洒。
  
  快感在下身急速积累,崩溃的海浪将我淹没。像是快晕过去,但又有股力量让我保持清醒,享受着自己的欲念。G点持续的震动,口腔不断地被刺击,以及屁眼里的爱抚与玩弄,我纠缠在三个漩涡的交界,在快乐与痛苦中摩擦,挤压,蹂躏,粉碎,再重组。
  
  不行了……我……
  
  我清晰地感觉累积的快感又要爆发,不自觉地自怜自哀着我居然在恐惧下得到快乐。
  
  又要到了……我不要呀!又要到了……
  
  瞬间,觉得自己的躯体似乎溃堤,灵魂不停地被冲击,伴随着巨大的快感,给於高潮的巅峰;忽然,神经传来被撕裂的刺痛感,灵魂又堕落回到身体,高潮的余韵被神经带来的苦痛给熄灭,所有的折磨又回归。
  
  满足成为空虚,快乐变成痛苦,我的娇喘连连,在渴望与自责下流连。三个人没给我饶恕的机会,又再次舞动。随之而来的是我最敏感G点又像是被电极一样,电流沿着小刺流入体内,让我坠入痛苦的深渊,却又感到无比的快感,在身体的不断痉挛之中,令我产生出一种异样的淫秽想法。
  
  感觉自己被一台没有感情,只会按照固定程式工作的机器控制着,经历一次接着一次的高潮。湿骚的液体流遍我的大腿,空气中充满绝望又销魂的液体。意识越来越模糊,就在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,脑海中的片段像是跑马灯般的从我眼前流逝过去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 编辑 ]
上一篇:我和媽媽的亂倫經曆下一篇:性感的嫂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