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痴臭BITCH☆脱粪美少女】05作者indainoyakou

【痴臭BITCH☆脱粪美少女】05作者indainoyakou

字数:6058


            (05)

  今天下午我没有赴叔叔的约,而是和班上的男生窝在房间里。

  前一个钟头我们很热衷在接吻与爱抚彼此,因为性器官相同,帮对方弄起来很顺畅,唇舌的互动也渐渐熟练。起初他看起来仍有些芥蒂,当我边吻着他边帮他弄出精液时,尴尬的氛围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激昂的热情。

  我们在日光灯下裸裎相对。他胆怯地揉着我的双乳,我握住他那根比我还要大一点的阴茎,轻轻抚弄,弄湿了手就抓起运动服擦掉。那件运动服拿近还闻得到精液的气味,片片湿濡上带有些许乳色痕迹。

  这个男生的阴茎让我感到惊奇,因为他割了包皮,龟头不管怎样都是裸露在外。那颗龟头和我的不太一样,没有我那么粉,颜色更深,又不像叔叔那么髒,不知为何给人一股连鸡鸡也那么没魅力的感觉。

  想归想,硬挺着的鸡鸡仍在我手中发出咕滋咕滋的声响,就像我们交合的唇偶尔会发出的声音。

  包皮一下均匀分佈在阴茎表面,一下推挤到龟头下方,反覆了好几分钟之后,他紧皱的眉头和松懈的表情告诉我他准备好了,紧接着──

  「啊……!」

  湿润的触感汇聚於龟头上的小凹洞,从中喷涌出一道黏柔的精液。温热的白液降洒在我握起的右手上,缓缓流入裹住阴茎的掌心,同时龟头持续流出腥味十足的精水。

  他放松了全身力气靠在我左肩上叹着气,鸡鸡一抖一颤地仍在吐汁,量要比第一次还多不少。我一手放慢速度爱抚他,一手贴到他背上摸了摸,维持这姿势陪他歇了会。等到他那话儿瑟缩了、正打算拿运动服替他擦拭时,他对我的脖子呼了口气,声音亢奋地说:

  「陈宜薰,可不可以帮我含?」

  「蛤,你好色喔!」

  「不、不行的话没关系啦!只是突然想到……」

  我不等他说完,就松开他那话儿和他的身体,手掌按着他的腹部轻轻一推,柔声命令道:

  「躺下来。」

  在他慢吞吞地躺好前,我用充满湿润腥味的右手摸了下私处……男生的精液沾上自己的鸡鸡时,有股非常兴奋的感觉触动着我、触动着不停抖动的鸡鸡。
  小薰的鸡鸡也想要被人摸摸……摸到色色的精液全部喷出来……不过在那之前,人家要先照顾照顾这个色男生的鸡鸡才行。

  已经在小薰手里射了两次精仍活蹦乱跳的鸡鸡……好色、好有活力呢。
  「嘿咻……」

  我伏在他敞开的大腿内侧,和紧张兮兮的他四目交会,然后笑吟吟地垂下头,含住那根正处於半勃起状态的鸡鸡。

  「嘶呃……!」

  他又发出那种蠢蠢的声音了,好像很舒服呢……嘻嘻。

  「咕呼呼……啾、滋噜、滋噜、啾噜。」

  柔滑的精液带着鹹鹹的滋味充斥着嘴腔,丝毫没有令人不快的感觉。我既兴奋又害羞地吮净整根阴茎上的浊液,然后一口气含到底,回味着诱人的腥味同时静待它彻底茁壮。

  「陈宜薰……你好色、好棒啊……!呜……!」

  啊哈!被人家这样说,鸡鸡就忍不住抖动了呢!

  「滋嗯、滋咕……咕噗、呜噗、呜滋、呜噗、啾噗。」

  他的鸡鸡虽然没有叔叔那么大,勃起状态下仍然没办法让我含着说话,索性就直接吹了起来。

  由於嘴巴不像帮叔叔吹时那么痠,我还有余裕动起闲置的右手……抓弄着人家发痒的鸡鸡。

  「你的嘴好舒服……呼……!吸我,用力吸我……!」

  「啾噗、啾噜、啾噗、啾……咕噁!」

  吹到一半,他忽然压住我的头接着把鸡鸡往上顶,被戳到喉咙时差点吐出来……噁心一阵,待他力道松懈了,才恢复吸吮。

  「啾噜、啾滋、滋、滋咕、滋噜……呼呜、呼呵……滋噗、滋噜、滋、滋……」

  大概每吸四、五下就会稍微放慢动作,因为人家得分神套弄好想被摸的鸡鸡……呼呼……这样的吸吮频率似乎也救了他一命,他不像刚才那么快就射精了,而是温吞地抚着我的头发,放轻松享受口交。

  不料才这么想,他就在一阵蠕动中发表投降宣言。

  「陈宜薰我快到了……你用嘴帮我接好不好……?」

  我含住他顶弄着口腔的鸡鸡点了点头,旋即给他按住头顶,那根不安分的鸡鸡紧接着开始抽插。

  「咕呜、咕嗯!咕噗、滋噗、滋、滋噗、啾噗……嗯呜呜!」

  「射了……!」

  「嗯!嗯噁……!」

  他压紧了我的头,下盘重重地往上顶起,龟头撞向喉咙接着便喷出精液,呛得我维持含姿闷咳好几声,过程中他不断地将精液直直注入我喉咙内……等到我在一阵闷烧中回过神,这个男生的精液已全部被我吞下肚。

  噁……感觉有点糟,但……帮他吹出来的事实鼓舞了我,使我认分地含住他射后疲软的鸡鸡继续吸吮。

  「停、停一下……呜!」

  才不要停呢,你明明看起来这么舒服不是吗?

  「陈……陈宜薰……!」

  你听,鸡鸡都被人家亲出啾、啾的声音,早该软趴趴了它却还死撑着半勃起呢,这就代表还想被人家亲吧?对不对?

  「啊……」

  虽然他都没有反抗,却也不再发出舒服的声音。我不管他继续吸了好几分钟,才因为那根鸡鸡一直没啥反应察觉事有蹊跷。

  「啾噗、噗呼……呼,你还好吗?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他维持躺姿仰起头,对我露出慵懒的笑容摸摸我的头,我立刻报以甜甜的笑意。嘿嘿,我最喜欢被摸摸头了。

  「你含得好爽……」

  「嗯哼,像这样吗?啾……啾呼、啾咕、滋咕。」

  「啊……对,对……」

  「滋噜、滋噗、滋噗噗……噗呼!可是,你都没有硬呢……要人家用手吗?这样……?」

  热呼呼的鸡鸡握在手里轻轻磨蹭着,他迸出了呻吟,依然没有转硬的迹象。
  我开始感到丧气了。好奇怪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  「那个……我们休息一下吧?」

  「咦……」

  他的提议真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算了,继续徒劳无功只会让人更沮丧,我才不要因此坏了心情呢。

  「陈宜薰,上来让我抱抱你。」

  「嗯嗯。」

  抚着发丝左右挥动的掌心洋溢着一阵令人开心的温暖,我决定将坏心情全部抛在原地,顶着笑容、抓起棉被,呀地一声套住我们俩。

  「喔!」

  他在迅速昏暗下来的被窝中抱住了压在他身上的我,迎面亲个不停,弄得我咯咯笑出声。

  奇妙的是,我们的私处本来都是要硬不硬的,碰触到彼此后很快又勃起了……他似乎也感到惊奇,频频朝我这儿抖了又抖、顶了又顶……我被他蹭得收起笑声,娇娇地甜了他几声。

  然而我们都没有朝下体伸手过去,只是一味地亲着对方的脸、抚摸手臂和胸口,最后两手都十指交扣着接起吻。

  身心都放松了下来,舌头交缠着,性器磨蹭着。

  闷热的被窝带出好多汗水,但是我们根本不去管流了多少汗。同样地,吻到口水滴下来也不管,私处敏感到吐出了淫水也不管。

  体液的气味、男生的气味、他的气味──为我痴迷的气味,同时也让我一股脑儿地迷上了。

  好快乐。

  子英和学长上床也是这种感觉吗?

  每个人和别人做爱都是这种感觉吗?

  呼……

  「宜薰。」

  「嗯……?」

  「躺到我旁边,然后背对我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我们的身体因为紧密拥抱着弄得一身黏答答,但是这种触感一点也不讨人厌。我缩到他身边,接着被他从后头拥抱上来。

  「宜薰,右腿往后放到我脚上……对。」

  我照办了,意识到这个姿势让鸡鸡能够朝上方挺直的时候……他右手探过来握住了我的鸡鸡,随着他对我屁股肉的颤动而套弄起来。

  「呀……!」

  天啊……天啊天啊天啊!

  「呜……!嘶呜……!」

  怎么会……他的动作明明没有多快或是多用力,充其量就和人家自慰时一样,可是却……比自慰还爽!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!好、好舒服……好舒服喔!」

  鸡鸡……小薰的鸡鸡正在被人摸……而且好爽,爽到有点受不了了!

  「宜薰,爽吗?要不要再大力点弄你?」

  不、不行不行……再大力的话人家会……

  「看你爽到说不了话了,我要加速啰……嘿!」

  噫噫──!

  鸡鸡好烫……人家的鸡鸡被弄得好烫、好想把里面的东西通通吐出来……!
  快感以超乎忍耐限度的强度席卷整个下体,就在人家感觉似乎要射精的时候,棉被忽然被一点、一点地掀开了……

  肌肤逐渐曝露在房内冷空气下的时候──那个男生一手持续在弄小薰的鸡鸡,一手慢吞吞地把棉被推到床边去。

  「宜薰,你看!你的鸡巴在被我弄哦。」

  「呼……!嗯呼……!人……人家快要……!」

  好爽……被摸得好爽……人家的鸡鸡……好爽……!

  「快要什么?」

  「呼、呜、呼、呼呵……」

  「说呀!」

  啊……!他居然还用力捏!过分……人家都快泄了说……!

  「说,宜薰的色鸡巴快要什──么?」

  「……要射精!」

  不行了……!这次真的不行了!他握得好紧……好紧又动得好快!

  小薰的鸡鸡……斜斜地朝空中挺起的鸡鸡,就要被这个男生弄到……!
  「来!射出来吧!」

  「……噫啊啊啊!」

  快感──被男生掌握在手中的快感,彷彿电流一般,当精液从尿道口喷出来的同时──奔走於全身。

  射精前的那一瞬间,我的身体愉快地弓了起来,阴茎却仍在他手中被牢牢地掌握住,继续不断地磨擦……直到浓白的精液从发烫的鸡鸡嘴里吐了出来,身体也在炽热的爽感中产生了轻微痉挛。

  ……好爽。

  白茫茫的脑袋只想得出这个字眼。

  只有这两个字充满着小薰的身体……就像在取代那些脱离身体的精液。
  我好满足……

  「宜薰……很舒服吧?」

  点头……

  「太好了,因为第一次跟女生……呃,虽然你也有鸡巴……」

  点头……

  「你好像很累呢,鸡巴也开始软了。嗯……小小的鸡巴,还满可爱的。」
  呼……

  「啊,你想休息一下吗?我把被子勾上来……嘿!嘿唷!」

  嘻嘻……

  「来,盖好,把我可爱的宜薰暖暖地包进来!」

  不知道为什么……就是想懒懒地给他照顾。

  「欸……」

  「嗯?原来你还有力气说话!」

  「少在那宝了……呀!现在很脆弱,别用力捏啦!」

  「好啦好啦……抱歉喔,帮你呼呼。」

  「啊,轻轻摸……对……嘻嘻。」

  「呜……其实我比较想摸你奶。」

  「干嘛摸奶,鸡鸡比较舒服呀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可是……就算说是女生……摸到鸡巴感觉还是有点怪嘛!」

  「哼。」

  「怎么生气了?」

  「哼!」

  「好啦对不起喔……其实一点也不奇怪,真的!宜薰你这么漂亮,这样的身体也很美喔!所以不要生气……」

  「要一直摸。」

  「啥?」

  「摸到人家想要……或是摸到睡着。不管,你要一直摸,摸到我满意。」
  「没问题!」

  腥味渐浓的被窝中,我维持被他弄到射精的姿势,在他怀里享受着爱抚,缓缓地闭上眼。

  滋、滋、啾、啾滋……


    §


  我似乎小睡了一下,没有做梦,醒来时身体很快就进入状况,给他压揉着的鸡鸡也挺了起来,同时我右手也感觉到正握着什么。原来他把我的手拉到他那边去,好让他蹭着掌心自慰。

  也不是说想赖床还是怎样,就懒洋洋地跟他撒了撒娇、不着边际地嚷嚷些甜言蜜语,一边感受着被他爱抚的滋味。

  过了会儿,他用着很能哄我的温柔嗓音对我咬耳朵:

  「宜薰,我们来做爱。」

  我嘻嘻笑着握紧他,捏了捏那根精神饱满的鸡鸡说:

  「你好色喔。刚才不是做了?」

  「哪有,那是前戏。」

  「不然呢?」

  「让我干你……肛门吧。」

  「咦?可是……」

  「可是什么?」

  可是……对呀,可是什么呢?

  我的身体没有像子英那样的阴道,下体的凹洞只有后面了。

  那里是……大便的地方。

  可以吗?

  黄色杂志上稀松平常的事情……我也可以做到吗?

  「可……可以……」

  没问题的……小薰我可是要当模特儿的女生,肛交什么的……就像如厕一样简单吧?

  「可以唷……做爱……」

  啊……仅仅是答应他,心脏就噗通噗通地跳得好快……身体也察觉到即将要做的事情了吧。

  他摸了摸我的头……欸嘿嘿……然后吻了我,似乎是想让我感到安心,确实很有效果。

  我们把飘出一阵腥味的棉被踢到旁边去,我抱着枕头呈趴姿后抬高屁股,纵使有点害羞,仍迫不及待地想被他碰。

  「你这小色女,肛门一直收缩着是等不及了喔!」

  「嘻……哪有等不及……」

  「还有这根抖来抖去的鸡巴……」

  他说着小薰的鸡鸡却摸到胸口来,总觉得他还是有差别待遇耶……不管了,只要被爱抚我就很高兴。

  因为他不光是揉弄乳房,另一只手的手指正带着暖滑滑的口水,涂抹着人家紧绷的肛门……

  「呀……」

  指尖轻盈地游走在肛门四周,绕个几圈就戳向肛门,平滑的爱抚与突然的刺激轮番上阵,使我的身体渐渐习惯而放松。

  可是当他试着以手指插进来,却又困难重重,不管弄了再多口水也一样。
  我们同时想到一个东西:油。

  依稀记得杂志上有介绍一种油,但我们都想不起来,反正同样是要润滑,沙拉油也没关系吧──这个结论促使我迅速穿上衣裤、随意梳了梳发,在房门口和他喇了几下就溜到厨房去。

  呜,就算出了房间,湿湿的肛门还是忍不住收缩,鸡鸡也还是兴奋地抖个不停。我整个人处於非常亢奋的状态。

  妈不在家,爸呢……也没看到。好机会!直接到厨房去!

  没想到厨房前的厕所门一开,我就和不知道刚才安静在厕所里干嘛的爸爸撞个正着……完蛋!

  我……我没穿内衣,上半身看得很清楚……全身又带有腥味,一闻就知道是精液……

  「宜薰啊……」

  爸他……是在刮鬍子,刮到一半……为什么要开门?因为听到我出来吗?妈的……好烦……干嘛要这样啦!

  「我、我要去厨房。」

  「你刚刚都在……」

  「不要问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你很烦,走开啦!」

  我没好气地快步进厨房,爸跟了上来,声音听来也很不高兴。

  「宜薰,你是怎么了?我没有要逼问你什么,只是想知道那个男生有没有欺负……」

  「我们很好啦!你可不可以别管那么多?」

  好丢脸……明明就恼羞成怒,却被爸爸看到乳头的形状,感觉糟透了啦!
  「根本就没你想得那么严重,我们只是……妈把沙拉油放哪去了?」

  居然还问爸东西放哪真是够了……我到底在想什么啦!

  「你左手边。你拿油要干嘛?」

  「干嘛、干嘛……干炮啦!」

  「陈宜薰,你给我注意一下口气喔!」

  「怎样!从回家你就在那边让我丢脸,现在又跑来问东问西,你跟妈做过的事干嘛还要问那么多!」

  「陈宜薰!」

  我不管了,抓起油瓶就从爸身边溜走,懒得跟他吵,也不想跟他吵。

  爸伸手抓住我,我们靠得好近,味道一定都飘到他那儿去了……我的运动服有好几块沾湿的痕迹,乳头挺立着,这让我感到自己很丢脸又厌烦,硬是甩开了爸爸。

  到底为什么会觉得爸让我丢脸和生气,我是知道的,虽然知道却压抑不住,就是不想要这么不如意。若再加上自己这身下流的模样,真的就很烦也不想解释给谁听。

  我冲回房间,爸没追上来,心情乱糟糟的,一回到房里我就贴到那个男生面前吻他,让重新燃起的激情驱除讨人厌的乱意。

  「宜薰,还好吗?」

  他摸着我的头、顺了顺头发,以一点也不性感的温柔声调询问我。

  我不想听这些,也不想沉浸在稍早的情绪中,於是把油瓶塞到他手里,对他说道:

  「来做爱吧。」

  在我怀着不太稳定的情绪趴好在床的时候,他下了床锁上门。我注意到他的私处是软趴趴的,很扫兴。

  「要不要我先帮你含呢?」

  「好啊。」

  本来我只希望他能对这句话起反应,想不到竟然给我应好……没办法,只好侧躺起身子。他就站在床边,把那根软绵绵像虫虫的鸡鸡放到我嘴里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他一手按住我的头,一手往下摸着胸部,鸡鸡在我嘴里很快地勃起,将我的嘴巴撑成圆圆的形状。

  比起先前那次,他的鸡鸡舔起来更鹹了一点,阴毛传来的气味好像也更重了。

  我温吞地吸着他的鸡鸡,等到他觉得够了,就拍拍我头顶叫我趴好。

  呼……嘴巴松懈下来是很舒服,却会令人惦记着舔弄鸡鸡的触感与鹹味呢。
  喀地一声,油瓶盖子打开,然后是冷冷凉凉直抵肛门的触感……呜!

  「你直接倒唷……?」

  「嗯,我忍不住了,想快点干你。」

  「好色……色鬼。」

  「你这色女还不是一样!」

  喀啦一声,盖子闭上,他把油瓶放到一旁,就把鸡鸡凑了上来……凉凉滑滑的沙拉油在股间被阴茎推揉开来,他的那话儿似乎也沾满了油,滑不溜丢的龟头蹭滑了好几次才触抵肛门。

  「宜薰,数到三。」

  「好哦。」

  要来了……人家的处女肛门,就要被打开了……

  「一……」

  话声未落……肛门突然就被撑开,紧接着那根硬挺的鸡鸡便整根塞了进来。
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上一篇:【性奴隶弟弟养成计划】下一篇:【七日祭】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