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美好的窥事】

【美好的窥事】

               美好的窥事

  偷窥的日子渐渐远去,有些窥事还是难以磨灭的留在记忆里,有时想起来不免心头荡起点点涟漪,想起偷窥的生活中几个熟悉的妇人,她们形状各异的下体,在我注视之下的撒尿及大便的样子,久久不能释去,她们人前端庄得体,美丽风骚,厕里把自己最不能见人的样子,毫不保留展示在我的眼前,她们的老公也没机会看到她们大便及小便的下体吧,这一切却让我窥在眼里,每当我碰到她们的儿女丈夫,我就暗想,你们的母亲及妻子的生殖器让我永远看不够,我不禁想大声的对他们说,你们的母亲及妻子的生殖器让我看了又看,窥了又窥,我在他们面前常常哼一首歌,[ 让我一次看个够] ,他们不解的问我,你在唱什么啊,我笑而不答,心中暗想,看你妈妈你老婆的pp我看不够,如果上天再给我看一次的机会,我一定要摸一把。

  说了这样多,没入主题,随着记忆,把我美好的的回忆化做心荡神漪的文字吧。那是16岁的时候吧,我刚上高一,刚入新的中学,新的同学里有一位很帅的男生,很受女生的喜欢,我和这位帅哥很说的来,我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,同学们都说我们和评书杨家将里的孟良与焦展,他学习很好。俺打架行家,可我闷行影不离,好的和一个人似的,在入学不久的一个星期天他邀请我去他家做客。

  我的这位朋友家在郊区,属于郑洲铁路局的一下属单位xxx铁运部,那天的天气十分晴朗,天没有一丝丝的云彩,明亮的日光照耀着大地,当时我偷窥的窥龄已有4年了,我出门后看到如此好的天气,不禁长叹一声“唉。今天是个适合偷窥的好日子,可惜啊,今天没的机会了”。

  骑的自行车照着朋友说给我的路线,不到半小时就到铁运部家属院,我进了大门,看了看院里的地形。地貌,都是我们这里叫做车皮房的平房,共有五排,我有个习惯到那里都要观察一下厕所,我看到厕所靠着最后一排平房,我骑车跑到厕所门口,停好车子,进了男厕所,一进去以后,不禁大喜,厕所是男女厕对沟式旱厕,特别适合用镜子偷窥女厕,哈哈,以后又有新据点了,转念一想,不对,朋友在这里住,我偷窥起来也不方便啊,嗨,管它呢,先去朋友家在说,我找到朋友家。敲敲门,门开了,出来一位美丽的妇人,我一见不禁心头一动,昨这样漂亮呢,鹅蛋脸,宽宽的额头,大大的眼睛,尖挺的鼻子,厚厚的大嘴唇,梳的一个剪发头,看的就像唱小背篓的宋祖英似的,她叫了一声,xx你的同学来了,然后把我让进去,我的朋友出来赶紧招呼我,给我介绍这是她母亲,朋友的母亲给我端水到茶,我的心思早飞到九天之外了,妈的,太漂亮了。

  朋友招呼我玩游戏机,我那还有那心思玩啊,心不在嫣的与他玩着游戏,一边偷偷瞅着他母亲,她母亲要洗衣服吧,来回走动着收拾衣物,身材也没说的,两个大奶子挺立着,两颗坚挺的玉乳,圆圆挺翘的屁股,穿着紧身秋衣,两奶子的乳头印在秋衣上很明显。

  裤子穿的当时很流行的健美裤,屁股蛋子紧紧的,走起路来一摇一摆,屁股就像要从裤子里蹦出来似的,水蛇般的细腰和丰盈的屁股那像一16岁孩子的妈啊,我问了朋友一句,你妈是干啥工作的啊,朋友说,歌舞团形体教师,我心里想怪不得呢,,不大一会快中午了,我正与朋友玩着游戏,门开了,进来一位女孩子,活脱脱一个杨玉莹,穿的一白色衬衣,套着一牛仔坎肩,穿的一床单格裤子,面包跟白皮鞋,奶子不是很大,屁股去滚圆滚圆的,梳的一个马尾巴,她朝我点了下头,来了啊,朋友说这是他姐,在戏校上学,住校,平常不回来,礼拜日才回来,我礼貌的回应了一下,眼睛去滴溜溜在朋友的姐姐。

  母亲身上打转,恨不能扒光她们让我看看,我心中暗想,今天的找个机会去厕所看看她们撒尿,可是没带工具啊,没拿小镜子啊,我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问朋友,有没有小镜啊,脸上的粉刺我挤挤它,朋友说那不衣柜镜子吗,你去挤贝,我说到,我好意思啊我,都看着我挤啊,朋友不耐烦的去找,找了老半天也没找到,她姐姐问他找什么啊,他说找个小镜子,她姐姐说男孩子用什么镜子啊,我这里有个粉底霜的,粉底快没了,给你,我重买一个吧,朋友的天仙姐姐翻开自己的手包,找出一盒子给了朋友,朋友接过来,顺手给了我,我接过来一看,是一小化妆盒,打开一看,盒壁上镶着一小镜子,我拿着在脸上照了照,一点都不变形,我买的小镜子有好多变形的,照出来不太真实,我挤了几个脸上的粉刺,顺手把镜子揣我兜里,我问朋友,你父亲呢,朋友说他父亲很忙,给铁运部一把手开车,中午不一定回来。

  中午到了,朋友妈妈过来招呼我们吃饭,我那有心思吃饭啊,我不停的在想,一上午也不见她去个厕所,却忙个不停,和她美丽的女儿洗衣做饭,真是贤妻良母啊,我和朋友上了饭桌,挺丰盛的,四菜一汤,朋友母亲热情的招呼我,往我碗里夹菜,还问我,住在那里,父母是做啥工作的,我一一如实回答,她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,我就想,她的嘴含着我的大鸡巴多好,给我舔着,那不爽死我了,朋友姐姐也不说话,很文静的吃着饭,不时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我,我看着两位美女,小弟弟不安分的挺了起来,我赶紧用腿夹住,怕自己不得体的举让止母女发现,吃过饭以后,朋友让我和他睡会午觉,我和朋友躺在床上,我昨样也睡不着,浑身上下燥热难安,翻来覆去的,朋友不一会睡着了,我在床上胡思乱想着,一会朋友母亲的大乳,一会朋友姐姐的屁股。

  正在此时,听到朋友母亲说到“小x,我们去城里一趟,给你买件衣服吧,朋友姐姐应声说到,好啊,我一听,完了,今天是看不到了,下次找机会吧,我想,睡不着,去溜达会去,我起身出来,和朋友母亲说”阿姨,我去转转去,朋友母亲说道,别乱跑,就在附近走走啊,我说道,是,我没来过这里,看看,走出门来,正午的太阳火热的照耀着大地,我想,转个屁啊,去厕所蹲着,观察观察去,我来到厕所,蹲在蹲口上,拿出小化妆盒,用来窥阴不太方便。

  我想了想,拿出我随身携带的匕首,[ 因我在学校,经常打架,我一般都拿着匕首,用来吓唬人] ,打开化妆盒,用刀尖撬着化妆镜,撬了几下,化妆镜撬了下来,我把化妆盒扔进厕坑,手里拿着镜子,伸进蹲坑,女厕的蹲口显在镜子里,空无一人,这时听到厕所来人了,我收好镜子,听说话是两口子来上厕所,果不其然,女厕男厕都进人了,男厕进来一50多岁男人,进来蹲在第2个蹲口拉大便,女厕的女人进去后,在第四个蹲口上洒起尿来,不一会听到女厕兜裤子的声音,听到女厕那女的叫到。我等等你。

  老李,男厕的男子应道,你先回吧,我解大手,女的听了后走了,男厕的这男子拉了老半天,估计有便秘,我也不起来,就在那里蹲着,男的一会终于解完了,奇怪的看了看我走了。

  我在烈日的照耀下,在厕所蹲着,正百般无聊,等待着猎物上门,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朋友的母亲和姐姐说着话向厕所走来,只听到朋友的姐姐说,小x的朋友不地道,你看他那眼神,老在我身上转悠,不是啥好东西,朋友母亲说到,他还是个孩子,别疑神疑鬼的,以后啊,不过别让小x和他交朋友,流里流气的,胳膊上还刺着一宝剑,不像是个好学生,别把小x带坏了,说着走到了厕所门口,我在厕所听着那个气啊,我就不是个好东西,正在厕所等着看你们的逼呢,又听到朋友母亲说道,‘我拿着包,你先上吧,听到朋友的姐姐进了厕所,朝蹲口走来,走到和我对应的蹲口停了下来,我连忙把小镜子伸了下去,只见穿着床单格裤子的两条腿叉立在蹲口上,然后听到解裤带的声音,只见那两腿一叉,一个粉嫩雪白的屁股出现在眼前,屁股圆溜溜的,中间叉开一条缝,肛门颜色还是很粉嫩的,呈粉红色,再往前看,嫩红的大阴唇紧紧的封闭着,阴唇旁边有着稀疏的不多阴毛,只见那阴唇之间忽然绽开,一股尿液喷疵而出,哗哗的,我目不转睛地看着,一会尿淅沥起来,朋友的姐姐甩了甩屁股,然后一只手伸到腿间,那着卫生纸在阴唇上来回搓动了几下,把纸扔到坑里,两腿一抖,站了起来,兜好裤子出去了。

  我还在沉浸在朋友姐姐的小屁股中遐想呢,又听到高跟鞋的敲打地面的声音传入耳中,我支起耳朵,听那声音走向靠边墙的蹲口,我迅速蹲起来,移向靠墙的蹲位,我蹲下后,拿起镜子向下伸去。只见我看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双腿叉立,看到了我熟悉的朋友母亲的健美裤,那两腿一叉,一个丰满,圆硕的臀向下而来,一鼓激流从档间喷射而出,喷射的声音很急,看来是憋了很久了,然后一个像一个大苹果似的雪白的臀,臀间有条壕沟,尿从沟间喷出。

  朋友母亲的逼凹了出来。她的阴毛又黑又多,连大阴唇上都有。小阴唇的形状像两片肥厚的玫瑰花瓣,而向两边张开,露出中间湿润的粉红色,两片大阴唇好肥厚,黑紫黑紫的,小阴唇像个绽放的玫瑰花朵似的暴露在外,尿从喷射的孔射出来,尿道口来回蠕动着,带着阴唇也一颤一颤的,阴毛从前部一只延伸到肛门,因为看不到前面,不知前面阴毛的分布情形,我又向后窥,朋友母亲的屁股雪白,雪白的屁股上有一个痞子,粉红粉红的离肛门不远,和男人的粉刺疙瘩似的,我又看到屁眼再蠕动着,接着一截截的大便从屁眼内涌出,黄褐色的,接着听到朋友母亲很舒服的哼了一声,我当时恨不得把手伸过去,摸一把才过瘾。
  我正舍不得放过朋友母亲屁股的一丝一毫时,只见屁股一抬,我看到了朋友母亲那张美丽的脸,一脸的诧异,我把镜子猛的一收,心扑通扑通乱跳,只见朋友母亲叫了声“谁”,我当时跑出去的心都有,我兜起裤子欲跑出去,可一想朋友姐姐在外面,又不敢跑,只好还是蹲着,只听朋友姐姐在问;妈,你叫我,朋友的母亲说,没事,有个老鼠,我在男厕一颗悬着的心,才踏实下来,接着听到同学妈妈说道;你先回家吧,不上街了,妈妈还有事要办,买衣服下星期再去吧,朋友姐姐听到她妈妈这样说,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走了。

  我在男厕惊魂未定,想走又不敢出去,还在蹲位上蹲着,女厕那边有撕扯卫生纸的声音,我想朋友妈妈要搽屁股了,我那时胆子又大了起来,她又没说有人偷看,估计是害羞吧,不好意思吧,说出来也怕丢人吧,我大着胆子,又把镜子伸了下去,我又看到了那洁白的玉臀,绽开着的肛门,像朵小菊花似的紧缩着,上边还有一小屎条垂着,前面凹着的生殖器是那样的无耻的敞开着,像是一张紫红的嘴,等待着大鸡鸡的到来,朋友她妈那像葱白似的的双手搭在玉臀上,十指纤纤搭在臀上,看的是那样的娇柔,右手手心里卷着一叠卫生纸,又看见屁股又一荡而起。

  朋友母亲的脸又出现在镜子里,然后一荡又不见了,我紧张万分,生怕她叫喊起来,我把镜子收起来,站起来,往外走去,听到女厕没有动静,我又折回去,又蹲在蹲口,镜子又迅速伸下去,吹弹可破的羊脂般的白臀跃如眼帘,与黑红的阴部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,两支芊芊玉手已不在臀部上,透过臀间,看到两手捧在一起,垂在蹲着的双腿之间,一只手撕拉着另一手中的卫生纸,屁股颤然一动,两腿紧了一下,像是肿胀着的阴唇一张一合,几滴尿水滴落下来,女人右手拿着纸,向下一抄,伸到股间的阴唇上搽抹起来,顺着向后抹去,把屁眼上的屎搽去,又伸上手去,从左手拿过卫生纸,伸到股间从前向后搽抹,屁股又抬了一下,又看到朋友母亲的脸了,女人猛一抬屁股,裤子随着拉了上去。

  我站了起来,往厕所门口走去,想抢在朋友母亲出厕的前面出去,没成想正好男厕来人拉,我只好不急不慢的往外走,刚出男厕没走几步,高跟鞋的声音从女厕出来,我不敢回头,往前走去,只听到朋友母亲叫我,你等等,我听到这句话,如中了电一样,我害怕极了,我停住。

  朋友母亲赶了上来,说;你跟我来,她向家属院大门走去,我低着头跟着出去,同学母亲带我走到大门前路边,你刚才在厕所干什么,我硬着头皮说,我没干什么啊,你偷看我尿尿,我说到,我没有,你没有,同学母亲猛的用手抓我的手,把你裤兜掏出来,我一想坏了,我又把镜子揣兜里了,我不情愿的掏出裤兜,那化妆镜掏了出来,朋友母亲一把抢过来,啪的摔烂了,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,偷看女人,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,你胳膊上的那胎记我看的一清二楚,你这么这样不要脸,你马上滚上走,你不要与我儿子交朋友了,你要是还与x小x打交道,别怪我告你们老师去,我点点头,脸通红,走回去。

  我跟着同学的母亲回到朋友家里,朋友姐姐在看电视,他惊讶的看着她母亲与我前后脚进来,朋友还睡着,我摇醒他,告他我要走了,他纳闷的问;我们还的写会作业,再出去玩会啊,我说,我有事的走,他说,那好吧,我礼貌的和朋友母亲告别,阿姨,姐姐,我走了啊。朋友母亲黑着个脸,嗯了一声,朋友姐姐说,不玩了啊,我点点头,朋友把我送出门去,然后回去了。

  我骑车往回去的路骑去,我突然想,那个厕所靠着墙边,女厕所还紧靠着墙边,墙外还靠着野地,我看看去,我把车又骑回去,把车停在路边的一破土墙房里,原来这房子估计是农民看守大棚的房子,现在不是要用大棚的季节,废弃好长时间了。

  我放好车子,沿着铁运部家属院院墙向厕所走去,地里种的是玉茭,玉茭已是快成熟的季节,高高的玉茭棒子及叶子把地里和墙边遮了个严严实实,我窜到厕所边,厕所有半边墙凸出院墙,墙下离地0。2米处被人抽去两块整砖。
  我趴下一看,正好是女厕所最后一格女厕和男厕一样都是蹲坑之间用水泥板分开,我看的这个只能看到一个蹲位,不过这个抽去的两块整砖的墙离蹲口很近,不到0。3米,蹲口旁边积满灰尘,看的出好久没人上这个蹲口了,再仔细看,有新鲜的高跟鞋印,朋友母亲下午上的就是这个蹲口,我又转到厕所正面,正面厕墙上有许多小孔,一看就是同道挖出来,再看墙下,有两个落水孔,与地面平行,高5公分,宽5公分,我扒到地面往里看去,能看到两个蹲位,,前面那个流水孔也是一样,从孔里看蹲位,我突然明白朋友母亲为什么上靠墙位置哪个蹲位了,其它三个蹲位都很脏,蹲位左右都湿呼呼的,还有拉在蹲位两侧的粪便,及还有到在上面的饭渣,很恶心,估计清理卫生的今天没有清洁卫生。

  我坐在地上,等待着上厕所的女人,不一会有女人上厕所了,我伏下身子。
  从落水孔里窥到,一穿着球鞋的女人蹲在进来第二个蹲口上,档里黑呼呼一片,我支起身子从上面的孔里看那女人,一看,长的很丑,我反身又坐在地上,晦气,来来回回来过20多个女的。

  我从孔里看长像,没一个长的舒服的,我都草草的看了看她们的下身,没去仔细观察,我还发现这么多女的,没上靠墙那个厕所的,估计那抽去两块砖的蹲位,太唬人,都不敢去,我看了看表,5:30了,回吧,今天朋友母亲和姐姐的屁股和阴门也够回味的了,我站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土,准备走人,这时厕所里又来人了,我又趴下,顺着排水孔一看,看到穿着床单格裤的两条腿,在厕所,几个蹲口之间徘徊,我心里一动,朋友的姐姐又来上厕所了,只见她没上蹲位,而是立在了排水孔前面,然后弯下身子挽起了裤腿,两腿一叉,听见解开裤带,蹲了下来,那个粉嫩迷人的到光溜溜屁股此时离我不到0。2米,我一伸手就能摸到。

  因在厕所地面上吧,两腿叉的更开,腿间那粉色的阴唇柔软滑润犹如蚌肉向两边分开,从里涌出一股清水,呲向地面,地面形成一条小溪,向着低凹处流动,似一朵未开的小菊花蕾般的屁眼扑的动了一下,一股屁臭扑鼻而来,我也顾不得的捂住鼻子,生怕错过眼前的美景,只见蹲着的两腿一抖,那如明月般的臀冉冉升起,裤子顺势也拉了上去,系裤带声,一扭身子往厕外走去,我在墙外欲火焚身,伸到挡里摸着小弟弟,勃起的阴茎矗立着,裤子上支起了小帐篷,好一会才软了下来,我的精神头又给提了起来,又扒在地上,从漏水孔中窥视。

  也许是快到吃饭时间了吧,女厕所人来人往穿梭不停,那个进来大便,这个进来尿尿,只见蹲坑上的雪白屁股,股间风情,起起伏伏,脱裤子,提裤子,解裤带,系裤带,搽屁股,让我目不暇接,最紧张的时候还排起了队,这个还没系好裤带,走下蹲口,那个已经踏上蹲位,催着别人下去,听着她们拉着家常,你家吃啥饭了,孩子找到工作单位没有,谁家孩子不学好,谁家孩子上大学了。
  一个个的女性生殖器,在我眼前暴露,有白虎的,生殖器上连毛都没有,光秃秃的,有黑呼呼的,毛从腹部就延伸下去的,有屁眼不是很光滑,向外凸起的,一看就是有痔疮,从上面的小孔洞里看她们的相貌,大部份很一般,只有两个较漂亮,一个像倪萍,不是很像吧,但那股气质很像,个子较高,我一般从上面的孔里看其它女人脱裤子的时候,都只是看到裤腰的部分,看她却看到她的裤挡,大概有1。7米以上,比我都高,我那时16吧,才1。7米。

  她进来的时候,其它蹲位上都有人,第二个蹲位上刚离开蹲位,她踏上去的时候,我在流水口正看其他女人的下身,我看到她的鞋和裤子很时髦,马上把视线转移到她这里,鞋是高跟鞋,但鞋皮很亮,裤子是灰条道宽腿裤,她上蹲口去后,听到解裤带的声音,裤子却一下没脱下来,两腿却分的很开,我忙从上面去窥,看到裤子已脱到膝弯上,她撅着个屁股,向前弯着身子,两支玉手在脱止膝弯上裤子上把三角内裤上翻弄着,从内裤上取下一月经护垫,随手扔进了蹲坑。
  我看到她弯着身子的腹部暴露着,雪白的肚子下面黑呼呼的阴毛,接着身子一沉,蹲了下去,我立即趴下,从漏水孔里窥看,因为和妇人蹲着的蹲口不是平行的直线,只能看到女人的半边身子屁股,屁股白嫩嫩的,我又朝股间看去,斜着看妇人的股间春色还是一目了然的,女人的腿间阴毛从小腹部伸展到大阴唇处。
  红紫的大阴唇包裹着尿道和小阴唇,那黑红的肛门一圈皱折,把屁眼绷的很紧,和一小姑娘撅着的嘴似的,尿从阴唇里撒了出来尿不是很有力,有股尿柱,把大阴唇哧开,小阴唇和尿道露了出来,小阴唇没有外阴那样紫黑,粉嫩淡紫,和婴儿的嘴唇似的颜色,尿液从尿道中喷出,有一部分尿沿着大阴唇喷溅,洗涮着大阴唇上的月经血,尿呈暗红色四处喷洒,溅的裤子上,鞋上和蹲口周围都是,好一泡长尿。

  我又直起身子,从上面正对着妇人砖孔里偷看,女人的脸正对着砖孔,那气质,那长像,虽说有点向倪萍,但比倪萍俏丽,妇人的脸直视的前面,偶尔扫过窥孔,却一扫而过,不与窥孔直视,我想她是怕碰到正好窥阴者的目光吧,女的一动身子,晃了晃,身子一歪,一支手抄了下去,只见右肩膀在动,我没再下流水孔去看去,估计是在搽屁股。接着女人身子一腾,站起来了。

  女人雪白娇嫩的肚子及乌黑发亮的阴毛正对着我,正好她叉开的双腿之间对着墙孔,女人的的大阴唇耷拉下来,只耷拉那一点点,阴毛从阴唇处延伸上去,在雪白的肚皮上盘延。成一个到三角,女的屁股一撅,两支手又下去,从裤兜掏出一月经垫,立起身体,把垫垫在腿旮旯,拉起三角内裤,整了整月经垫的位置,把裤子扯了上去,我没看她系裤带,我的眼睛又看其他女人的屁屁去了,她这人很清高吧,在女厕没见与其他女人搭茬,其她的女人还是没啥看头,不漂亮的女人,我看的没心劲,大约20几分种后,女厕又来一女人啦,我从流水孔里看到那女的穿的是双拖些,我奇了怪了,上厕所穿拖些,地上,坑上都污水横流,你作下脚呢,这时听到有人招呼她,几个月了啊,女的应声回到道,九个多月了,快生了啊,有人说到,你上厕所也没人陪着,女的回说,都出去了,在家尿了一尿盆了,捎着到个尿,解个大手。

  这时正好第三个下蹲位的,忙把她让过来,第三个蹲位正好对着流水口,女的很慢的移了过去,我从孔里一看,孕妇穿着拖鞋,穿的一条肥大的军裤,两条腿迈到蹲口上,与其说是在蹲口上,不如说,孕妇是在蹲口前面,我抬起身子。
  从上面的墙孔里看,好大的肚子,把,军裤撑的圆圆的,那军裤也是改过的,那有这样大的军裤,孕妇上衣也是军装,孕妇兜起上衣,裤腰上的裤杷上串着一条红腰绳,孕妇打开绳接,两手攀着裤腰,慢腾腾往下扯着裤子,身子也轻轻往下蹲,我也猫下身子,从流水孔里观瞧。

  那孕妇两腿叉的很开,一点点往下蹲,我先看到一个大屁股往下沉去,先映入我眼里的是的是个圆滚滚的肚皮,肚皮呈现猪皮青褐色,一条条的斑痕,像是把原密实紧绷的肚皮拉扯开来,一道青紫,一道紫红,相互交叉在一起,那肚间的肚哜眼已被拉的十分平展,不像平常女人肚哜那种娇嫩润滑,看起来非常丑陋,孕妇圆滚滚的下腹处,腿间夹着一厚厚的纸,她一伸手把纸从档间一扯出,扔到了坑里,黑色的阴毛还是那样扎眼,不是倒三角,到像是菱型,向下蔓延,大阴唇已被拉至腿间很上,大阴唇看起来很丰润,有些肿胀,呈黑紫色,肥厚松弛,两片大阴唇极度分开,暴露出因怀孕而张开的肥厚的紫红小阴唇,小阴唇里的阴道口,向外鼓起,呈洞状,那孔大小有小拇指大,前部的尿道口还是显闭合的模样,平常再窥厕中不易看到的阴缔,也看的十分清楚,只是没勃起,看的白糊糊的摊在一边,尿孔蠕动了几下,从里射出了尿液,尿流比较急促,呲呲的呲向地面,随着尿液,阴道口也流出了黏液,不过黏液顺着阴唇流向肛门,一股黏液从阴道流向地面,一长条,已滴落地面,,可是中间快是断了,可还于阴道口的黏液沾连,两头大,中间像是拉丝似的,可能觉的不舒服,有只手从腿间伸到股间抹了一下,那滩黏液才落在地面上。

  孕妇的肛门实在不好看,屁眼鼓了起来,凸出来,像一个紫红的肉球,到也是一团皱折,不过那屁眼的孔是凸出来的,上面还有少许阴毛,孕妇的阴毛不少,分布在大阴唇周边,我从流水孔看到污七八糟的刺立在股间,不是很舒服,我扒在上面的缝里张往,孕妇的脸正对着我,脸的皮肤很白皙,脸有点浮肿,很像电影演员袁丽,大大的眼睛,睫毛也很长,嘴唇很厚很宽,十分的性感,孕妇上衣穿的还是军装,较肥大,也是改大的军服,只是没有领徽及肩章,孕妇低着头看着地面,军衣没扣扣子,里面一宽大的敞领军绿色老头杉,她低的头,我刚好看到她的胸部,胸口很白皙。

  再看孕妇没带乳罩,那两个小白兔般的乳房就在我眼前晃动,好大,一手都握不过来,乳晕很大,紫红紫红的,比她阴,在嘴里部的颜色还要深,都有点发黑,上面有围着乳头的小点点噶塔,乳头挺立着,像两个枣似的,因离的很近,看的太清了,我恨不得自己抱着这两大奶吸狁,两奶的奶侧也有那斑条,,没孕妇肚上明显,我又探下身子,看孕妇的腿间,孕妇的屁眼在鼓涨着,看那屁眼一鼓一鼓的往开张着,但鼓出来,又缩会去,反复十几次,一条黑红的大便挤了出来,不是很粗,呈条状一下下涌出,屎节很短,出来一点,就被屁眼夹断了,都拉在蹲口的前部聚成一堆,散发着热气,那屎堆快和他的屁股碰着了,她又朝前挪了挪,孕妇的肚子也有节奏的颤动,孕妇的手分别搭在两侧的屁股上,手指来回在屁股上抓挠着,屁股上也有斑纹,但几乎看不出来,大腿外侧却十分明显,那纤纤玉视着,甚至手都伸到阴唇上挠了几下。

  我又到上面的孔里窥视,我刚往里看,只见那女的头猛然抬了起来,正好与我四目相对,我的一支眼对着她的双眼,她摇了摇头,估计是想站起来,晃了一下,没站起来。

  旁边如厕的一位小女孩问她,“阿姨,你在部队是啥官啊,孕妇回答到,我不是官,我在部队医院当护士的,你的肩上有星星啊,还是两颗星呢,孕妇答到,我是在野战部队医院,那不是官,是我的级别,她在回答小孩的同时,又对着那孔看着,我啊,那也真叫个大胆,硬是不惧她的目光和她对视,她没折了,我离开上面,又看她下体,她的下体赤裸裸的,大便还是一丝丝挤出,腿间阴唇上从阴道口流出液体也一络一络的藕断丝连的滴落在地面,我一边看一下上面,一边看一下下面,孕妇目光是很无奈,嘴唇绷了起来,和我眼睛在那小孔里做着无奈的交流。

  她旁边的厕位上都有人,又和她聊着天,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视力范围之内,她那丑陋的下体,及娇美的容颜让我至今难忘,那脸红通通的,很害羞,我就是那样无耻的注视着她的一切,她的老公也没有这样看过她吧,我就像一妇科医生给她做检查一样,只是不能用手去触摸,她蹲的时间很长,大约有一刻钟左右,她的屁眼不再往外涌便了,肛门无力的收缩着,孕妇欠了欠身子,兜里掏出一卷卫生纸,要搽屁股了,她把那卷纸放在膝上,一只手扶在间隔上,另一只手扯过两张纸,向档里抹去,从下面的孔里看到,她斜着身子,用纸搽抹着股间,从前抹着大阴唇,然后搽到肛门,那样的娇柔无力,我恨不的进去女厕,为她去清洁股间卫生,从上面看到她的半侧着身子,手扶在墙上,那眼睛还斜着看那窥孔,孕妇搽完屁股了,收起身子,由对正了窥孔,身体漫漫的往上提,就像放慢镜头一样,那花斑大肚提了上来,平常看女人的下身,直对着就是阴毛。

  看孕妇的下身,因肚子是个球面,看她的阴毛的顺着那圆弧向下看,孕妇叉着腿,那腿间就和在一猪肉皮上拉了一刀似的,不是十分的好看,孕妇半蹲着,手里拿着一卷纸,在折叠着,然后朝挡间塞去,一只手在前,一只手在后,抓着那叠纸的两端,使劲的往上提,然后又朝前移动,把腿收拢,把纸夹紧了,她又在提裤子,提了上来是一花秋裤,我这时才明白,孕妇没穿内裤,孕妇又提裤子,我懒的看了。

  孕妇拉屎时,女厕来了好几拨人,不过没有漂亮的,我才没去看,光顾看孕妇的一举一动了,我又在底下的漏水孔里来回扫描着一个个的黑逼,这时孕妇已转身步屐蹒跚的向外走去,我只看到她过厕墙的时候,往墙上塞了一下,我抬头向上窥去,一看那孔被纸堵住了,原来孕妇是把那孔用纸塞住了,呵呵,顶个屁用啊,你的下身我都看到,上女厕的人越来越少,我从孔里看相貌,都不是很靓,我都草草看了几眼,我支起身子靠着厕墙坐在地上,心里想着,真是她妈的同道挖洞,后到的窥阴啊,挖洞的哥门真他妈绝了,给我提供了这样好的窥阴条件,已经7点多了,天已经黑了下来,女厕里黑呼呼的,什么也瞧不清了,来的女人上厕所只能见个大概伦廊,女厕所里渐渐空了,没人上了,我坐在地上,在想,妈的,这世道,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从我窥的这两个妇人身上我懂得了,女人啊,还是怕羞的,怕自己见不的人的东西,让别人知道,影响自己的名誉,自己的下身让别人看到,而且是自己大小便的时候,自己的老公都看不到的不得体行为,难道让街知巷闻吗,众人皆知吗,除了这朋友他妈和孕妇知道我窥的,其它人就不知道有人偷看吗,不过都装着糊涂,漠不作声罢了,都心知肚明的。
  从这天起,我的淫胆越来越大,干过不少让人心惊肉跳的窥事,我的女老师,我的美丽女同学,女同事,我的单位女领导,其它男同学及朋友母亲和奶奶的下体,看熟人最大的刺激是平常她们都一本正经的,一付不容侵犯的模样,可她们入厕时言谈举止不也让我听的明白,看的分明,不也那样的恶心,别在我跟前装逼,最大的恐惧就是怕被发现。

  不过窥阴追求的就是这份惊心动魄。女厕没有人了,我想那掏了两块砖的墙边女厕还是没有人上过,厕所没灯,但那里可以看的稍微清楚一点,碰碰运气吧,我又转到侧墙,猫在墙边,等待着,8点多钟女厕有几个人拿着手电筒来上啦,但都没上过墙边这个,我也没绕过去再看,以为过去看也不清楚,不如不看,我还在侧墙边上猫着,人啊,人迷心窍了真没办法,我就是想窥到最后一个走人,同道们不知有这种感觉没有,不达目的不罢休,不见黑逼不射精,我还是没泄出火来,要不早走了。

  正在无聊时,从厕外响起了我熟悉的高跟皮鞋声,哇,我身子一抖,朋友的母亲,接着听到说话的声音,“xx啊,在学校有事打电话,没钱了,找马老师借,嗷,知道了,听起来很不耐烦,接着一前一后的脚步声进了厕所,一股光柱射在地上,脏死了,,朋友姐姐说道,朋友的妈妈回应道”上厕所的一点都不注意,。

  说着走向墙侧的蹲位,这个还干净点,你先上吧,我在厕外从那大孔里看到光柱照在了蹲口上,朋友姐姐过来上了蹲位,哗的蹲了下来,她蹲的很靠前,那大砖孔是在她的右后方,我小心翼翼的爬近孔前,朋友妈妈在蹲位的正前方。
  她在正面,我在侧面,和我是一死角,打着手电茼照着地面,她女儿蹲着的后面厕墙上显着一个巨大的人形光影,朋友姐姐那粉嫩的臀就在我的侧前方,白白的,离我不到0。3米,我的手一伸就可以摸到,听到尿声唰唰的响着。
  因为太黑,及在她的右侧,只能见到尿从股间涌出,她的阴唇模模糊糊的,看的不是很清楚,只是黑呼呼的与白白的臀部形成对比,她的肛门一鼓,一溜屎棍挤了出来,屎臭蔓延开来,我那时觉的不臭,反到用鼻子用劲的嗅着,好像呼吸新鲜空气似的,她与她妈说的话,妈,我的下面,有时很痒,朋友母亲说,你买上一瓶妇炎洁洗洗就好了,朋友姐姐撕拉着纸,要搽屁股了,她妈把电筒一抬,照在她的股间,她斜着一抬屁股,屁股间的那粉淡的阴唇又出现在我面前。
  昔日有刘备三顾茅庐,今日有俺三窥毛唇,想当年苏小妹三难秦少游,才进的洞房,如今有我三窥小妹流金淌银,朋友姐姐搽屁眼很快,在阴唇和肛门之间几下就搽完了,她那掠出一点点的阴唇刚被纸搽过,在颤巍巍的抖动着,煞是迷人,只见那屁股蹭的提了上去,我那时后悔了,没有摸这个朋友姐姐的玉臀,当时我还是有心理障碍,觉的是朋友姐姐,还是个处女,不敢去玷污了她。

  真是机不可失,时不在来,上天曾把一个美丽的玉臀放在我眼前,我没有去摸,失去了机会以后,我追悔莫及,世间最凄惨的事莫过于此,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摸臀的机会,我会毫不犹豫的摸过去,我将大方的摸着说,我要摸一万次,机会就是稍纵即逝,我从中明白了一个道理,,没机遇,要创造机遇,机遇来了,一定要去把握,等错过去了,你再怎样努力也白搭,一生中你又几个机会,错过去了,永远不会回来。

  看官你说呢,我虽然没有摸朋友姐姐的屁股,但也有我的考虑,因为还有朋友母亲的屁股在等待着我等我唱一出二进宫,等着我窥淫,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有得必有失,塞翁失马,焉知祸福,朋友姐姐提起裤子,走出蹲口,她妈妈拿着的电筒上下晃动着,接着朋友姐姐接过了电筒,灯柱扫到我窥看的洞口上,我在她起身的时候,头部已经缩回来了,再说她正好与我是个死角,顶是和她隔着墙并排着,我的头只要不在洞口,根本看不见,只听那高跟皮鞋声上了蹲口。
  “瞎照什么,照着我啊”朋友妈妈说道,灯光收回,照在蹲口我头迅速的移到洞 口。我往里一看,朋友妈妈的腿与洞口正好平行,两腿成八字分开,立在蹲口上,正往下扒健美裤呢,两腿向下弯曲着,我眼前一亮,白生生的屁股蹲了下来不过有点靠后,和洞口对着的是朋友妈妈蹲着的腿,我身子轻轻的往后缩了缩,看那白腾腾的半个臀部。

  别人蹲厕吧,一般屁股都压在腿上,而她却是实实在在蹲着,有点翘着,美妇上厕所的恣势都好美,灯光估计是照在她胸部吧,灯的余光也射在她的阴部,她的阴部的毛越发显的黑亮,她的阴唇是凹进去的,看不她的阴唇,只是见尿液从股间喷射,因为没光那越发显的黑呼呼肛门在蠕动,因为洞口与她屁股的角度,只有屁眼看的较清楚,其它部分在洞口的前部,洞口对着的大部分是她蹲着的腿及屁股的后部,肛门涌出一截大便,那屎香飘入俺的鼻孔。

  听到她女儿在说话“妈,你不是下午刚解过大手吗?”我今天肚子不太舒服,她妈说。

  男厕来人啦,只听到有人叫到,妈,姐,爸爸叫你们呢,是我的朋友在说话,他姐姐说到,知道了,接着和她母亲说,妈。我回去收拾一下,说完把电筒往她妈手里一递。

  她母亲的屁股一暗,灯光反回去了,灯光还是有点,但朋友母亲的股间风光看不清了,只是屁股还是白光光的,不过也带着黑黑的黑影,朋友和她姐姐相跟着走了,女厕静悄悄的,只有朋友母亲的呼吸声。

  面对近在咫尺,垂手可得的屁股,我不禁心中淫念起,淫向胆边生,我要摸一把,我跪在地上,就像磕头的姿势一样伏在地上,一只手伸到洞口,一点点向内移动,我的那心啊,扑通,扑通的跳着,自己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,心都快跳出来了,看过不知多少女人的屁股,但头一回去摸,因无法去看,手凭感觉去摸,根据刚才目测的感觉,没成想,我的手赶指碰到了朋友母亲的腿,没摸到屁股,朋友母亲感觉到了,哎呀,闷哼了一声,站了起来,我没来的及多想,手往前一递,反手抓住了她的脚踝,别叫你妈的个逼,我小声骂到,不嫌丢人,你就叫,叫的再大声点。

      我下午与朋友母亲的那次交锋,已感觉他母亲是个较含蓄的女人,很顾及自
己的面子,丢人的事情很怕别人知道,人最怕琢磨透你,抓蛇要抓七寸,打人要打命门,攻击别人,管是打人或算计人,你都要找到对方的弱点,来压制别人,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较好的,换了别的女人早吓瘫了.


     朋友母亲就那样站着,我抓着她的脚踝,她想挣脱出来,我死死的抓着,就
这样僵持着,厕所不远处响起汽车声,接着刹车的声音,砰的一声,车门开了朋友,有人下来走向男厕所,进了厕所,男人的撒尿声传来,接着听到男的说到,你在吗,我送小x去了,尿声哗哗的,女厕也来人了,你也在啊,朋友母亲一边应着老公的话,你去吧,我今天肚不太好,一边与女厕那女的回应道,是啊,那个女人蹲在进口处的厕位了。

  母亲无奈的又蹲下来,裤子都没脱,,xx你怎么蹲那个位置呢,前几天,我去那里尿尿,伸进一只手来,可吓死我啦,现在的流氓越来越胆大了,朋友母亲哼哼的回应着,厕所太脏了,也没人打扫,这个还干净点,那女人尿声,及拉屎的声音传过来,是个大便的。

  我的手松开脚踝,伸到她的后腰,手撑起她的健美裤松紧带,摸了进去,,屁股那圆滑细腻的手感传到我的心头,我只奔主题,手又往前伸了伸,摸到了档里,朋友母亲混身抖动着,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,你怎么了,那女人问,没事,天冷,穿的少。朋友母亲回应,男厕所传来兜裤子的声音,我走了啊,朋友他爸爸说,去吧,我闹肚子,你和xx说一声,我不送她了,她老公出了男厕。
  在他出去的同时,我摸到了那阴唇,那块肉很松软,在我手心里很滑腻,,我的手在阴唇四周左右触摸着,阴唇四周的肉也很柔软,和小孩的脸上的肉似的柔软,那种感觉至今难忘,就是许多年以后,我再摸她的时候,就是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的时候,也没有今天让我感觉混身上下,酥软,心里荡漾出麻叟叟的,比射精的那高潮还舒服。

  我的手腕就夹在她的股间,也可以说是架在股间,我的手腕上有粘糕似的,粘糊糊的,我这时想起刚才她没搽屁眼,上她肛门上遗留的粪便粘在我的手腕上,我的手腕用力把她的健美裤往下扯,她臀部用力的来回摇晃,不想让我拽下来,我的手感觉她的屁股很紧。

  我想是紧张吧,我又加力,她只好抬了下屁股,她的裤子让我又扯下来了,露出了小半个臀,我没看见,只是凭手腕的感觉,我的手又往前摸弄,摸到了小腹,好柔软啊,犹如刚出炉的新鲜面包那样的触感,阴毛卷曲着,好浓密啊,硬硬的,我的手心感受到一阵阵刺痒,感受到她股间柔软的肉感,我用三根手指轻轻来回抚弄碰触的大阴唇。用手指拨弄着,手指沿着肉缝抚摸着,使朋友妈妈的身体忍不住颤抖,我手上用力,用手指轻拨分开她的阴唇,碰到温润的内唇,手指不停来回作着穿插抚弄,这样来回不停的磨蹭,她用力的夹紧腿,因为只脱到半截裤子。

  我的手实际上就像掏鸟窝一样,手后半截在外,前半截在裤子里,我的手一阵温热,她又撒出尿来来,因她的裤子还包裹着臀的前面,都撒进裤子了,不是很多,但裤子马上就湿了,我的手指触弄她的小阴唇,湿腻腻的,真是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俺开,她的手伸了下了,手里还有纸,按住我的手臂用劲压着,我的手一下滑了出来,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头一个蹲位的女人在打扫战场,我先走了啊,那女人说道,嗷,朋友母亲应道,我的手挣脱她的手,她差点跌到,身子靠住了厕墙,我的手顺势往前,摸她的前腰,摸到她的上衣衣襟,我想撩起她的上衣,想摸她的奶子。

  那支手又过来压住了我的手臂,想扒拉开我的手,我把手往回一收,她又闪了一下,,灯光朝同学母亲处照了一下,女人和她说话,直接上进厕的蹲位洒尿,我趁她被那灯光一照楞神的工夫,手又伸过去,想朝她的腰前摸,没想到,她压低身子,蹲着的大腿和上身压在一起,我的手伸了几下伸不进去,我的胳膊本来就很难受,因为穿过洞口,往上探,受洞口所限,和洞口上的砖是硬顶着的,已经很生疼了,要想摸着乳房,除非胳膊折了,所谓蛇心不足想吞象,就是说我现在的情况吧,我一收手,去摸她的屁股。

  我已经躺全身爬在地上了,歪着头顶着墙,手穿过洞口尽可能的往前伸的,没想到,朋友母亲身子倚着我这边的厕墙,屁股却偏到一边,我只能摸到她的大腿,大腿她还兜着裤子呢,我又收回手,抓住她的脚脖子,她的高跟鞋已经和地基本平行了,因为她的脚脖子也是歪的,我死死的抓着她的脚脖子,手背也贴地上了,我这都看不到,感觉出来的,嚓的一声,她把手电也关了,只有那刚才进光透过来,我又和她僵持着,那个女人拉小便的,听到她用纸搽屁股的声音,同学母亲的身子又移正身子,她一移正,我的手立即又摸到她的屁股,手又掏进了她的裤内,手背又触到了她的阴唇,我抓着她的裤子的裤襟,我拉着她的裤襟用手背来回蹭动,女人的大阴唇,伏在我的手背上,尽情的享受着湿湿,暖暖,痒痒的感觉。

  前面那女的尿完了,穿起裤子走了,朋友他妈想要站起来,把手电放了一下,估计放地上了,她一抬身子,两手拽着裤子想拉起来,我用劲耗着裤襟,她的屁股抬起来了,阴唇离开了我的手背,但裤子没起来,裤子前面也拉起大半个来了,但后面还是让我拉的没兜起来,我的手在她的膝盖处,拖着她的裤子,健美裤的质量还蛮不错,弹性挺好,她要在往起拉,裤子非撕破不可。

  突然,听见急促的响了两声汽车喇叭,停了有半分钟吧,接着听到开车门声,这时听到她女儿在厕外叫她,妈,完了没有,我要走了,说着往厕所又来了,朋友她妈赶紧又蹲了下来,捡起电筒,啪的一声打着,女儿就是恋妈,走就走贝,还要她妈妈送,刚才她妈不告她父亲了,让她走吧,朋友姐姐进了厕所,你别进来来,厕所太脏,,朋友他妈说到,她女儿在厕所门口说,你怎么了啊,都这么长时间了,妈肚子不舒服,你走吧,有事打电话啊,啊哟,妈还的蹲会,声音闷闷的,发出较重的鼻息,而且很急促,我走了,女儿一跺脚走了,接着,听到开了车门,上了车,汽车发动的声音开走了,为啥她刚才啊哟呢,她蹲下去的时候,我松开裤襟,我的手又摸进了她的股间。

  这回因我和她的一拉一扯,裤子都脱到膝盖处了吧,我的手在她的花蕊处拨弄着,她女儿进来时候我用力轻掐了她的阴唇,所以她啊呀了一小声,我抚摩着她的臀沟,两个大拇指掐在臀腿的交界处,其余的八个手指抓着她的半边屁股肉反复地压下放松,我的手指边按压边慢慢地往向屁股缝的大阴唇靠拢,慢慢地、轻轻地用手指在她肉缝周围不停的来回划着,却不去直接触动她的花瓣,朋友母亲呼吸愈来愈急促,开始不自觉地扭动屁股,大腿内侧的肌肉也紧张起来,这都是她和她的女儿说着话时,我故意这样做的,朋友姐姐一走,我赶紧又把手收回,抓着她的脚脖。

  这个时候女厕就她一人了,她站了起来,裤子也拽上去了,用劲拨脚,我一急,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,两手抓住她的脚踝,她猛然说了一声,你要干什么呀,听的带点哭的声音。

  正如古人说的" 初生牛犊不怕虎" ,我那时才16啊,,色令智昏吧,就不知道害怕,万一朋友她妈叫起来,那昨办啊,实际上当时我也在想,万一有人来抓我,我在墙外,有足够的时间跑掉,后来想起来,我百密一疏,我的自行车在那破屋呢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啊,朋友一看那车子就应该知道是我的,不过我也把朋友她妈琢磨透了,就是怕事,就是怕丢人,就是怕人说闲话,那时侯和现在不一样,人都胆小怕事,怕招惹事非,唾沫星子能淹死人的,我从这件事后,越发的胆大,不过不是傻大胆,胆大但要心细,把人把事琢磨透了再大胆去,通过同学她妈这件事在以后的我的生活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,对我的事业也起到作用,这都是悟出来的,人啊,没点悟性,一事无成,人与事情本身要受到这样那样的影响,看你如何去利用这些影响,达到最好的效果。

  我偷过东西,我在街上扒过陌生女人裤子,往陌生女人怀里塞过雪球,我看过我的女班主任的屁股,而且她也发现是我,我摸过女校花的下身,我和我在部队时的连长媳妇偷过情,我在学校算一校霸,我打架很出名,但我从来没打出事来过,我当了兵,入了党,还立过三等功,我的档案里从来都没有过不光彩的记录,我的做事原则,受朋友她妈这件事让我悟出的道理很深,多年以后我与她做爱时,和她说起,她还笑我,能从偷窥里悟出道理。

  现在我已不偷窥了,身份,条件都不具备了,给我个胆也不偷窥了,那要是让逮住,立马身败名裂,你要问我现在干什么啊,我大小是一机关的一小科长,问我多大了,我啊,你们猜去吧,偷窥的光辉岁月已过,我只好在论坛看后辈的作品过瘾喽,现在是17,8年轻人的世界了,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,我哼了一声说,看看您的屁股,摸摸您的生殖器,是你,朋友她妈很惊讶的说道,我回道,怎么了,不是去学校告我吗,去吧,我等着。

  你放开我,她有点大声了,到手的天鹅肉,我其能让她飞了,虽然我也很恐惧,怕她叫起来,但还是没有放手,心里一横,赌上了,你把你儿子xx叫过来。,你看也让我看了,摸也让我摸了,你牛个p啊,,老子就不放,你喊吧,我回应到,求你啦,她说,她一软,我更有底了,我再摸摸,我说,你妈个比,你昨这样不要脸,她骂上了,老子今天摸定了,我又回道,你才多大啊,回去摸你妈的去,她又骂,老子年龄是不大,鸡巴比你老公大,我又说道,这个真不是吹,后来我与他老公洗桑拿时,她老公的比我的小多了,我后来和她上床,问她谁的大,她可说我的顶他老公的仨,她老公一进去,就一泻如注,转瞬即逝,我的一柱攀天,一展雄风,进入以后,犹如万马奔腾,上下驰骋,让她如痴如醉,丢魂失魄,如入九天仙境。

  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,且接上言再叙,朋友的母亲不吭气了,我的双手还是紧紧的抓着她的脚脖,我的手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战栗与颤抖,见过不要脸的,估计没见我这样不要脸的,遇见过流氓,没遇过这样下流的,她不挣拖了,就那样站着,谁叫你自投罗网呢,谁让你儿子引狼入室,雁过俺还想拨个毛呢,何况一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混圆的大肥臀,我岂能不摸,不摸白不摸,摸了还想摸。

  我压低声音说道“阿姨,,您太漂亮了,我好想弄你,她还是不吭气,从她进来到现在,快20分钟了,已走了3拨人,摸的时间不到5分种,与她僵持的时间到有5分钟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见人来你不蹲,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不摸花芯俺不行,听到男厕所有几个人走来,我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阿姨,你让俺摸摸。

  我一捏鼻子我声音大了起来,16岁还属变声期,听的有点像女音,朋友母亲吓了一跳,脚踝抖了一下,你蹲不蹲,我又叫到,男厕几个人说说笑笑进人了,朋友母亲一扭身子,穿着裤子又蹲了下来,我这会知道她屈服了,我的手想摸,可摸那也是裤子啊,我一只手拽了拽她的裤子,,另一支手还抓着脚踝,以防她跑掉,她又立起了身子,把裤子脱着蹲了下来,我左手从洞口收回,抓着脚踝的右手松开,伸进她的股间,诱人的丰臀,又入我手,厚实肥硕的屁股,被我的小手使劲地捏着,摸着丰腴紧翘的屁股,触感滑嫩柔软,手掌往上住了真好隆起的肥美阴阜,手掌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。

  我曲回小手指点拨着大阴唇嫩肉,掌边不时传来大腿内侧根部的绝妙柔嫩触感,我轻轻将手掌向后磨动,后掌蹭住了她的粉嫩的菊门,手心捧住了大阴唇。
[ 本帖最后由 春梦遗忘 于  编辑 ]
上一篇:【旅游中的邂逅,与处女网友的激情】作者jjycycyy下一篇:人妻隨我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