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小刚和老师

小刚和老师


朦胧间不知已是什么时候了,小刚醒了过来,伸开了四肢在床上打挺,把骨骨节节的乏困逼了出来。

  他找了一根香烟叼在嘴角点燃。躺在他身旁的孙倩老师老师赤身裸体,只盖了条毛巾被,像是完全还没有清醒似的一动不动。他想起了沙漠风吹过形成的起伏优美的沙梁,沙梁下有稀稀的毛拉子草,草窝里有一个精巧的泉眼。

  小刚变换了一个姿势,用大腿再次缠住了她,小腹也顶在孙倩老师老师高耸着的屁股上面,粗硕了的阳具如同长了眼似的,一下,就在她那丛萎萎乱草丛中找着了泉眼,那里还渗香流蜜地涔涔溢出些汁液了来。接着,他把烟雾喷在她玫瑰红的头发,钻进头发的烟雾变成几缕细流慢慢地升起。他低下头,在厚幔的窗帘遮盖下特有的黛色的朦胧中,轻轻寻找孙倩老师老师的嘴唇。

  孙倩老师老师正做着一个香艳的梦。梦里的她,正漂荡在天空中,一群大雁从她的身边飞过,翅翼里扇起的气流使她旋转如一只红色的陀陀螺,发出嗡嗡的啸响,使她浑身痒痒难耐,便有一只大雁伸着粗壮的脖子,探进了她身体里边,用尖嘴一下子一下子啄击她身体最痒的部位,一种奇异的感觉袭击了她的身体,使她忍不住大声地像一只大雁一样快活的吟唱起来。

  这时,她就醒了过来,她睁开了眼睛,跟小刚对视片刻,然后静静地接吻,经过酷睡了的吻温情脉脉,像小鱼在水里游动时的那种润滑。

  孙倩老师老师想挪动身体,发现真的她的那一处地方正让大雁啄着了,她娇柔地咕噜了一声:“你还要啊。”就遏制不了自己似的把腰一沉,把小刚那根魔棍尽根吞没了。小刚有着年轻男子汉特有的精力,对他几乎狂暴的粗野行为大喜若望,孙倩老师老师在他的身上品尝到了真正男人的滋味。

  从昨晚好几次性交之后转醒了过来的孙倩老师老师,用有些胆怯又有些陶醉的眼光仰望着兴奋的小情人:“你怎就爱不够啊。”

  “因为姐太迷人,哪个男人都一样的。”小刚说着,用已经恢复了的体力再次发狂般地迎接了孙倩老师老师。

  “真的是一个超一流的高手,你又把我的欲火勾引出来了。”孙倩老师老师闭着眼睛喘息地说。像是有人放了一把邪火,那把火很酷毒地从地狱一直烧到了天堂。孙倩老师老师从来没有那么地亢奋过,疲倦过,欲仙欲死过。这个雄健的男人让她认识到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运,而拥有一个真正的男人又是多么不容易。

  当他们又经历了一阵高昂激越的高潮,才发现已快到中午了。出到客厅时,东子正独自对着电视,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。

  “白洁走了,什么时候走的。”孙倩老师老师边走边挽着头发问。

  “是八点多就走了。”东子说着眼睛不敢正视她。

  薄而透着轻纱裹着一个绝妙的胴体,窄窄的双肩徐徐地细下来,一根绸带子束在纤细的腰间,隆起的胸脯含蓄地暗示着什么。在恰到好处的地方,细下来的圆润蓦地舒展膨胀成一个诱人的空间。

  “小刚呢。”东子问。

  “软绵绵的,下不了床。”说着,就咯咯咯地放纵一阵大笑。东子就起身朝那房子里探头,孙倩老师老师随后才说:“说笑的,洗澡哪。”

  东子一只手就按捏在孙倩老师老师的屁股上,孙倩老师老师拍开了那只像火钳一样滚烫而危险的手。走到了长沙发上,东子就跟到了长沙发说:“倩姐,你知道你身上哪一处最惹人吗?”

  孙倩老师老师仰起脸问:“哪里啊?”

  “就这屁股以上的,我已经注意好些时候了,你要坐下,简直像一小提琴。”

  孙倩老师老师让他给哄得脸上现着明丽的笑。“我说东子,昨晚你对白洁使了什么手段。告诉你,她可是良家的少妇。”

  “倩姐,什么事都瞒不了你,就一点西班牙苍蝇,就把她乐得那样。”东子挨着她在沙发的扶手坐下。看孙倩老师老师的背实在像琴,心里便有些痒痒的,一时把持不了,正要把手掌伸过,却怯了下来,只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她的脊骨,戳得有意无意。

  “我告诉你,白洁是我的妹子,你要好好地待她的。”孙倩老师老师正式地说。

  东子赴紧答应:“那是那是,不过,倩姐,那白姐真够味儿,一脱衣服,那身段,那皮肤,真的让人受不了。尤其是她的奶子,软呼呼的,没得说了。”

  “又在胡吹什么。”小刚走了出来,他赤身只围着大浴巾,手中还有小一条的毛巾揉着湿淋淋的头发。

  东子赶紧挪动位置,从扶手挪到了沙发的另一端。

  “东子。咱该走了。”小刚招呼着他,东子就对孙倩老师老师横卧在沙发的身体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垂涎。

  下午快放学时,孙倩老师老师就给白洁家去了电话,是王申接着,说白洁还没回家。

  问孙倩老师老师有什么事吗。孙倩老师老师就应酬着问他昨晚打牌赢了没有,要他请客的。电话那头王申好像恋恋不舍,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,孙倩老师老师也懒得理会他,就挂掉了。

  回到家里,觉得好冷清。老公家明要周末才回,她的干爸张庆山这些天去了南方,赵振又沉迷到了牌卓上了。就再往白洁家打电话。“妹子,咋没找姐姐出去玩呢?”还好,白洁已回家了,孙倩老师老师就斜躺到床上,在电话里问。

  “不行,我受不了那地方,太闹了。”那边白洁甜甜地说。

  “东子都想你了,晚上去啊,要不就到我家来玩,

上一篇:爸爸 老师都弄我下一篇:同性恋老师